万维读者网 > 中国嘹望 > 正文  
疫苗沙皇的非正常升迁路 花甲之年栽了
www.creaders.net | 2018-09-13 16:55:31  中国新闻周刊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2018年是吴浈的本命年。这一年,他迈入花甲。

8月16日,7名省部级官员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被中央问责: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吉林省政协副主席李晋修等6人分别受到免职、责令辞职、引咎辞职、深刻检查等处理。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被立案审查调查。

同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吴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他也成为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首个被立案审查调查的省部级官员。

吴浈曾长时间在食药监系统任职,分管药化注册管理、药化监管和审核检验等工作,手握重权。疫苗行业也在其分管之下,他因此被业界称为“疫苗沙皇”。

吴浈分管疫苗期间,国内疫苗大案频发,让国产疫苗声誉蒙羞。此外,他还成为多起实名举报事件的主角。

吴浈落马后,食药监系统多名官员被免职,他的老下属、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原司长王立丰被调查。2017年,他的另一名老下属、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因受贿罪获刑10年。

在药改的大背景下,中国食药监系统爆出以吴浈案为典型的多起违纪违法案例,也让更多业内人士思考该系统如何规范化,药改下一步何去何从。

不正常的升迁

南丰县隶属于江西省抚州市,是江西省历史文化名城,也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故乡。

公开履历显示,吴浈,1958年5月出生在该县。1975年8月参加工作,1983年毕业于江西中医学院中医系中医专业。

吴浈长时间在江西省卫生系统工作。他曾任江西省卫生厅医教科技处干部;1989年-2000年,任江西省卫生厅药政管理局副局长、局长。

一位医疗行业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吴浈在江西工作时,就因为“手伸得太长”被举报过。“沉寂二年后,却反常地越爬越高”。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该知情者在四川某制药企业江西办事处工作过四年,任省区经理。其代理的某种药品占据了南昌医院的大部分市场。

让他出乎预料的是,1997年,大连某制药厂的产品,几乎一夜之间占领了南昌市场。“这让我大跌眼镜,太不可思议了。”

他称,在药品代理领域,同类产品如果把某地医院牢牢占据了,其他药品就是来了,也通常是小打小闹,很难翻起大浪。

这位知情者开始调查。他发现,大连那家制药厂的销售老总,曾找吴浈“关照过”。

当时药品属于卫生部门管理,吴浈当时任江西省卫生厅药政管理局局长。“该局直管所有医院药品。对吴浈来说,利用手中权力插手干预药品进入江西医院,轻而易举。”

该知情者还称,通过他多方调查,发现吴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此前,吴浈还关照过江苏泰州的某家药企,此外还与几家东北的企业往来密切。

“吴浈那时候手握重权,且不到四十岁,前途无量,很多医院不敢不听他的。”

不久,他把吴浈插手药企销售的事,匿名举报到了江西省卫生厅和江西省人民政府。

该知情者称,在其举报两三个月之后,大连那家制药厂的某类药品就彻底退出了南昌市场,“我公司的产品重新占住了大部分市场分额”。

该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相关部门未对吴浈公开处理,但是从那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吴浈变得非常低调。

2000年,国家及各省市成立药品监督管理局,吴浈任江西省药品监管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后任党组书记、局长,后又出任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2006年9月,吴浈离开长时间工作的江西,赴京出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分管药品注册、监管、审核、疫苗行业等工作。

上述知情者称,吴浈调到北京后,成为炙手可热的实权派。“按道理,一个有污点的人,是不应该得到提拔重用的。”

吴浈的老家江西南丰县,被喻为蜜橘之乡,自唐代起就为皇室专送贡品。一位接近国家药监系统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吴浈不仅贪,还会拍。他在江西工作时,利用职务之便,以福利之名,每年一车一车地把蜜橘往国家药监局和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送。

在吴浈赴京仅仅3个多月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爆发重磅新闻。2006年12月26日,该局时任局长郑筱萸被中纪委“双规”。

2007年5月29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郑筱萸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郑筱萸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玩忽职守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6月22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7月10日,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时年62岁的郑筱萸,在被执行死刑前留下的《悔恨的遗书》中感叹道:“明天我就要‘上路’了,我现在最害怕的是,我将如何面对那些被我害死的冤魂?我祈求他们能够原谅我、饶恕我,我这不已经遭报应了嘛?”

值得注意的是,吴浈的名字还出现在郑的判决书中。吴浈曾按照郑筱萸的指示,接受广东某公司的请托,为该公司办事。

郑筱萸一审判决书显示:证人赵晓鸣(时任国家药监局药品市场监督司司长)的证言证明:2000年8月,郑筱萸要求他在广东某公司申请药品零售跨省连锁经营一事上予以支持,后该申请得到了批准。2003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药品许可证管理办法尚未出台,该公司药品物流配送中心的《药品经营许可证》暂时无法办理,郑筱萸视察该物流配送中心时,该公司负责人为此事向郑筱萸请托。郑筱萸指示江西省局局长吴浈向国家局行文请示,由国家局批复解决该问题。后吴浈按照郑筱萸的指示批复同意办理。

郑筱萸落马后,吴浈多次公开表态,称不能因为郑筱萸就否认整个药监系统。

2007年2月,吴浈做客中国政府网时说:“我这里想说一下,尽管我们药监系统出现了像郑筱萸、曹文庄等人的腐败案件,但是不能因为他们几个人的问题否认药监这支队伍,也不能否认药监系统这么多年来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绩,也不能动摇我们做好监管工作、为民把关的信心。”

同年12月,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吴浈说,“郑筱萸已经受到法律的严惩,其结果新闻已经报道了,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郑筱萸的腐败案件对药监系统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让我们药监人蒙羞,我们对此是痛心的。”

他还表示,不能因一个人的问题,否认一个系统、否认这支队伍。“我很有信心地告诉大家,中国食品药品监管的这支队伍是好的,这支队伍是能吃得起苦,敢于碰硬,是有战斗力的一支队伍。”

郑案发生后,吴浈并未受到冲击。

2013年4月后,吴浈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成员、食品药品安全总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

2018年3月,在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中,国家食药监总局被撤销,单独组建了国家药监局,归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理。

不足60周岁的吴浈,未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任职,官方亦未公布其去向。

5个月后,他因长生问题疫苗事件落马,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的吴浈,在2007年8月至2011年6月,曾兼任国家药典委员会秘书长。国家药典委员会一位退休官员用“刚愎自用,贪得无厌,而且财色两收”来概括他对吴浈的印象。

但对于具体细节,这位退休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吴浈已经得到报应,不想再说了。“他若没倒霉,我倒想说说了。”

两次被实名举报

吴浈在分管疫苗行业的十多年期间,山西疫苗案、江苏延申等疫苗大案频发。因问题疫苗事件,他在任上两次遭遇实名举报。

2014年8月18日,全国人大代表、河南村医马文芳和河南省人大代表、河南依生药业董事长张译,联合实名举报吴浈以及尹红章(时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审中心副主任)、沈琦(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生物制品检定所所长),称他们“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涉嫌渎职”。他们称此次举报“是为国家科技创新去除人为壁垒”。

举报信中称,张译多次向吴浈反映其下属尹红章的问题。2006年,尹红章任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时,将张所在企业依生药业已获得审评中心认可进入临床试验的世界领先的创新药品违法退回审评中心;2010年,尹红章调任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利用手中权力主导了此药品之后的审评工作,使本应进入临床试验的创新药品再次没能通过审评”。

张译还称,他申报了25批狂犬疫苗批签发,5年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只能看着价值约3000多万元的疫苗过期销毁。而2012年到2013年申报的117批合格疫苗,也由于批签发问题,造成了将近4亿元的损失。

张译称,作为尹红章的直接领导,吴浈对尹红章的行为故意包庇,不予调查。

央广网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称,张译找到吴浈,称其公司在药品审评中遭到不公待遇,希望国家食药监总局对其疫苗进行复检,被吴浈拒绝。

吴浈对张译称:“你又不懂业务。这个复检没价值。”防疫站出身的张译坚称自己懂业务。吴浈竟然爆粗口称:“你懂个屁!”

2015年4月,尹红章因涉嫌犯受贿罪被拘传,同年8月被逮捕。

2016年3月,山东警方破获案值5.7亿元非法疫苗案,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24个省市,举国震惊。

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持续发酵时,正值博鳌亚洲论坛举办期间。在博鳌亚洲论坛“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分论坛上,吴浈不得不面对疫苗监管问题。

面对众媒体的围追堵截,吴浈表示,山东疫苗在流通过程中确实存在漏洞,疫苗是预防性制品,不会对注射的健康人造成身体伤害。

“在查实之后,将对疫苗经营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和犯罪分子严厉处罚,不管是单位、个人、企业还是机构,涉及哪里处理哪里,涉及谁处理谁。”他说。

“你觉得疫苗安全吗?” 有记者问。吴浈回答:“如果这个问题是我说yes or no就可以回答的,那么论坛马上就可以结束。”

吴浈还表示,涉案产品基本上都是正规企业的产品。涉案疫苗的核心问题是在运输和储藏过程中脱离了冷链,这会造成疫苗效力减低,也就是达不到预防疾病的效果。“疫苗失效以后对人体有没有伤害,这是科学问题,需要科学家回答,不是简单用几句话拍脑袋能回答的,要用数据说话。”

中国经营网一位当时的现场记者这样描述当时吴浈的窘态:在论坛结束后,众媒体记者将吴浈从论坛会议厅一直围堵到会场酒店安检处,吴的随行人员以“吴浈还有其他活动”为由,拒绝了采访。最后,吴在随行人员护送下从安检处离开。

同年年底,另一起实名举报事件,再次将吴浈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6年11月,时任《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的杜涛欣实名举报吴浈,指称吴浈分管疫苗期间,涉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渎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举报信列举了吴浈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召回涉事疫苗,致使死亡案例继续增加等多个问题。

举报信称,2009年3月,食药监总局下属的中国药品生物制品鉴定所发现,江苏延申、河北福尔两家企业生产的狂犬疫苗有问题,吴浈不仅没有及时采取召回措施,还瞒报至2009年12月。就在瞒报期间,吴浈还为江苏延申“站台”。

2009年9月16日~17日,甲流疫苗生产监督工作座谈会在常州召开,吴浈亲自带领中国药物生物制品鉴定所人员出席。这次会议上,江苏延申获得了160万人份甲流订单,计划总产量为1660万剂。9月18日,江苏延申获得了甲流疫苗生产GMP证书。

2009年9月26日,《扬子晚报》等媒体报道称,吴浈曾经专程到江苏延申公司视察、指导甲流生产,帮助企业顺利完成研发、生产等工作。

举报信称,江苏延申狂苗事件不但没有被公布、召回和追究责任,反而获得了价值过亿元的甲流疫苗订单。2009年5月、11月,江苏延申顺利转让50.77%的股份给了先声药业。

举报信还称,2013年11月起,广东省出现4个疑似接种康泰重组乙肝疫苗后死亡案例,全国累计案例达7例。当时吴浈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及时召回涉事疫苗,致使死亡案例继续增加。同年12月13日央视曝光后,12月20日食药监总局、卫计委才发出通知暂停涉事疫苗。

杜涛欣还质疑,在吴浈分管疫苗期间,山西疫苗案、江苏延申、河北福尔狂犬疫苗案、2013年乙肝疫苗案、2016年山东疫苗案等大案频发,国产疫苗的声誉遭受重创,是否都与吴浈的懈怠有关?“吴浈还涉及其他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等违法违纪行为。本人正在进一步梳理之中。”

在以个人名义实名举报前,杜涛欣就撰文揭露过疫苗乱象。2014年,他在一篇名为《食药监总局官员身陷“举报门”疫苗案大起底》的报道在《民主与法制时报》刊发,报道揭露了中国疫苗市场的种种乱象。报道中称食药监总局曾规划的批签发制度,吴浈采用双重标准。报道还爆料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杜伟民操控的江苏延申股份套现两个亿。

报道发出后,杜伟民起诉杜涛欣名誉侵权。最终法院判决杜涛欣败诉,名誉侵权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杜伟民是吴浈的江西老乡,他曾向吴浈下属尹红章行贿。

201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同时获刑的还有其妻子、儿子。法院查明,2002年至2014年间,尹一家三口共收取多家生物制药企业给予的财物共356万余元。

《中国新闻周刊》从尹红章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中了解到,杜伟民曾向尹红章行贿47万元。该判决书称,2010年,尹红章与杜伟民相识。彼时,尹红章担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主管对生物制品的技术审评。2011年初,尹红章购买了一套小产权别墅,他发现杜伟民也住在同一个小区,于是来往逐渐密切。

杜伟民证言证明,为让尹在审批方面不要为难其公司,他两次给尹送钱共计47万元。2011年的一天,其和尹红章、郭×甲都在邻居家做客,尹红章和郭×甲回家的时候,杜让司机毛×送他们回家,顺便让毛×把一个装有现金17万元的袋子给予尹红章。

2011年下半年,杜有一次和尹红章吃饭,饭后,毛×送其和尹红章回家。在车上,杜对尹红章说:“尹主任,这里有个袋子,里面是我给您准备的一点礼物,您下车的时候拿着。”尹红章客气了一下,就收下了。这个袋子里装有现金30万元。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判决书中的郭×甲,即为尹红章之妻。

公开报道称,杜伟民是吴浈的江西老乡,早年是江西省卫生防疫站检验科一名检验员,1993年,他与曾在河南开封龙亭区卫生防疫站担任副站长的韩刚君下海,进军疫苗行业。

2001年,杜伟民担任长生生物的销售总监,并联手韩刚君成为长生生物的小股东。一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杜伟民、韩刚君在长生任职期间,长生老板高俊芳曾为二人留下一个疫苗车间,让二人承包。

资料显示,2007年,韩、杜二人南下,以2000万元拿下了常州延申90%的股份,将其改组成为江苏延申,韩刚君担任董事长。两年后,延申生物涉伪劣狂犬疫苗案,次年被惩处,总经理被判刑,董事长韩刚君毫发未伤。

而在延申疫苗问题案发前,杜伟民已转战深圳,成为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杜伟民与吴浈是江西老乡,又起步于江西卫生系统,且是吴下属尹红章的行贿人。其是否与吴浈存在利益输送关系,有关情况尚待官方披露。

下属多人被查

一位代理过多起食药领域案件的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吴浈在原国家食药监总局的一位下属曾如此评价吴:“他对国内监管方面的知识了解深入,善于总结,善于抓住要点,有想法,希望把药管好,有时过于严厉,搞运动式的监管,效果并不明显。”

吴浈8月16日落马后,食药监系统多名官员被问责。

8月18日,国家药监局官网发布了题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问题疫苗案件相关工作人员问责》的消息称,长生问题疫苗案件暴露出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监管不到位、监督指导不力、审查把关不严、失察失责等诸多漏洞。

该文透露,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6位官员被免职。

6人中,除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副院长王佑春外,其余5位均来自于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化妆品监管司,分别为司长丁建华、副司长董润生、副司长孙京林、特殊药品监管处处长叶国庆、特殊药品监管处调研员郭秀侠。

药品化妆品监管司和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均为吴浈分管的领域。

8月23日晚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消息,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中药民族药监管司)司长王立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王立丰是吴的老下属,与吴浈共事多年,两人一同推进过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并多次共同出席活动。

2018年6月22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王立丰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一同介绍加快境外上市新药审评审批有关工作情况。这是王立丰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主要负责优化药品、化妆品注册和行政许可管理流程,以及承担疫苗监管质量管理体系评估、药品行政保护相关工作。

该司是原药监局的核心司局之一,前身是原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2006年,时任司长曹文庄被立案侦查。该案被中国检察出版社出版的《让贪官开口》称为“全国商业贿赂第一案”。该司也因其控制全国数千家药厂的药品注册,被称为“天下第一司”。

《让贪官开口》记录了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时任局长张京文的一段话,“当时我们感觉,3000多家药厂完全被注册司控制住了。”

药品由药审中心负责药物技术审评,根据审评意见,药品注册司决定是否予以注册。

一位医疗行业从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该司权限过大,该司官员也容易成为企业“围猎”的对象,在吴浈主政期间前,该司就问题频发,违纪违法问题频出。

王立丰此前曾任原国家药监局稽查局局长、药典委秘书长。2013年6月5日,他被任命为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中药民族药监管司)司长。

清华大学法学院卫生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卫生法学会副会长、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法律顾问王晨光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最近这三年,药品监管体制改革的成果得到业内肯定,这为提升药品行业的生态环境打下了良好基础。同时要看到,这些改革主要集中在药品临床试验和注册上市的监管方面。他说,改革应当进一步扩展到药品生产、经营、使用方面的全生命周期监管。

“只有抓住药品研发、生产、流通和使用的科学规律,依法确定研发、生产、流通和使用方以及几个部门的地位和责任,才能够不断地深化药品监管体制的改革,净化药品行业生态环境,确保民众用药的可及性和安全性。”王晨光说。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网上疯传 范冰冰神情惊恐被捕照片曝光?
2 吸毒洗钱开性爱趴?他惊爆马云退休内幕
3 高官秘书床战多女 淫荡不雅照流出
4 他是曾被习近平废掉的接班人 又露面了
5 92岁老人血管竟像29岁 每周吃3次这道菜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网上疯传 范冰冰神情惊恐被捕照片曝光?
2 刘强东案女主身份资料曝光 父母被施压
3 吸毒洗钱开性爱趴?他惊爆马云退休内幕
4 高官秘书床战多女 淫荡不雅照流出
5 FBI紧盯中共“千人计划” 美企照单炒人
6 普京为习破例 川普最不愿看一幕终发生
7 前妻身家数十亿 直言李连杰不是好男人
8 他是曾被习近平废掉的接班人 又露面了
9 92岁老人血管竟像29岁 每周吃3次这道菜
10 惨烈 湖南男开车冲撞55人死伤画面曝光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范冰冰死期将至 马云垂帘听政 胡亥
2 当年令计划和胡锦涛的血泪往事 胡亥
3 再掀范冰冰被窝,王岐山准备出 吉歌
4 从刘强东桃色案看中国富豪的颜 阿妞不牛
5 纽时聪明, 川普傻帽,美国壮大 阿妞不牛
6 核爆:马云宣传习近平观念被警 吉歌
7 超级优秀的崔海涛教授也是皮条 吕鱼冰
8 贸易战引爆恐慌性多米诺骨牌倒 文庙
9 纽约时报不打自招了! sparker
10 中共已成政治怪物 左派右派都反 云峰侠客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极不光彩的“川普政府抵抗者” 特有理
2 纽时聪明, 川普傻帽,美国壮大 阿妞不牛
3 贸易战引爆恐慌性多米诺骨牌倒 文庙
4 给lone-shepherd博主关于我给他 远方的孤独
5 在纽时匿名刊文的白宫“内鬼” sparker
6 生死之间你如何选择? 花蜜蜂
7 平均寿命跃进:普通百姓应该感 香椿树1
8 纽约时报不打自招了! sparker
9 谁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中国人? 我叫小龙鱼
10 从刘强东桃色案看中国富豪的颜 阿妞不牛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