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美国看台 > 正文

 
美大学华裔女院长豪宅自杀 一桩未破的谋杀案
http://www.creaders.net  2012-12-15 08:29:55  纽约时报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她坐在常去的美容院里,看起来极其乐观。她在镜中看到的,不是一个被告,而是一个定会在次日扭转命运的女人。

  在布鲁克林联邦地区法院,对她不利的证据和证词很快就堆积如山,但章曙彤(Cecilia Chang)确信,只要她为自己的腐败案出庭作证,情况就会转变。

  “她相当高兴,”一直为她服务的美发师伊芙·林(Eve Lin)最近回忆起那一幕。“她说,‘明天我要出庭受审,如果他们认为我没有犯罪,那就没问题了。一切就结束了。’”

  事实上,章曙彤博士上月在证人席上的表现异常糟糕。她毫无说服力。陪审员对她发出了嘲笑,她几乎没有获得一丝同情。

  章曙彤是皇后区圣约翰大学(St. John’s University)的一名院长,但她也和形形色色的人物有着关联:天主教神父、华裔黑帮分子、美国议员、一名台湾将军和一个极度腐败的市政官员,不一而足。她有过三次婚姻。她曾告诉一些人,她的一个前夫和组织犯罪有染;她的另一个前夫在遭受枪击身亡前曾告诉警方,是她策划了枪击。


2010年,皇后区圣约翰大学的一名院长章曙彤和他的律师托德·格林伯格在一起。章曙彤博士被指控欺诈。  Uli S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位于圣约翰大学校园的中国塔式建筑孙中山礼堂后成为了亚洲研究学院,章曙彤曾任该院的院长。 Suzanne DeChillo/The New York Times

  章曙彤在皇后区牙买加庄园的住宅。11月6日,她被发现死于自己家中。 Uli Sei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09年,章曙彤出席圣约翰大学的一次会议。St. Johns University Archives

  她的生活方式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更别说是一位圣约翰大学的院长了。她曾从家乡台湾为该大学引来了数以百万计的捐款。检察官在州和联邦起诉书中指控称,她的这种生活方式是靠欺诈和贪污来维持的。联邦检察官指控,她强迫留学生为自己做家务,以换取奖学金;并从学校侵吞了逾100万美元;还以组织学术会议为由,从一名沙特王子处获得了25万美元,但却最终无果。

  出庭作证后不到24小时,章曙彤自杀身亡——她的寻死之心异乎坚定。她先在卧室的壁炉里生了一团火,然后关闭了烟道。当死神没有很快来临,她又打开了楼下厨房里的燃气。为了确保结果,她还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音响线是她最后选择的武器。她把一截音响线带到楼上,拉下了通往阁楼的折叠梯,然后自缢。

  从美容院的乐观情绪到自杀身亡,这一过程不到两天。即使是在她的巅峰时期,59岁的章曙彤也是一个矛盾和复杂的人物;20世纪90年代早期,由于她的工作成绩,她的名字曾在美国参议院中被提及,但与此同时,警方怀疑她涉嫌谋杀自己的第一任丈夫——她的独子的父亲。

  筹款高手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大部分时期,章曙彤前往海外为圣约翰大学及其亚洲研究学院筹集资金,和显要人物、议员以及巨富建立了关系。在纽约的时候,她的座驾是一辆奔驰轿车。在国外的时候,她住的是当地最好的酒店。

  她娇小、优雅、有力。

  “她可以走进房间,然后主导谈话,”章曙彤的前助理乔纳森·德瑞克(Jonathan Derek)说。他曾参加章曙彤招待潜在捐款人的晚宴。“仅仅是站在那儿,她也是关注的焦点。”

  她住在皇后区的牙买加庄园,房子是一幢价值170万美元的都铎风格住宅,拥有七个卧室、女佣房、石砌壁炉和带天窗的高耸屋顶。

  但在很多方面,章曙彤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女人。

  随着近年来和她有关的法律纠纷越来越多,她开始和酒保和赌场巴士司机建立友谊。为了套近乎,她会把钱借给来自法拉盛华裔聚居区的人,或是借给康涅狄格州快活大赌场(Foxwoods)的赌友,她在赌场的时间越来越多。

  让她难堪的是,她从未学会说流利的英文。她曾写道,她感到自己被孤立在同事之外,就像一棵“摇钱树”,一直被利用,却未得到滋养。

  她于1975年来到纽约,进入了圣约翰大学的亚洲研究硕士项目。几十年来,该大学的亚洲研究学院一直都被作为台湾国民党政府的外交基地,这是在冷战时期形成的安排:管理圣约翰大学的天主教教派遣使会(Vincentians)是和台湾国民党结盟的保守派人士,他们都反对中国的共产党。

  包括章曙彤之母在内的台湾公民帮助圣约翰大学筹款建立了孙中山礼堂(Sun Yat Sen Hall),这座位于该大学校园里的中国塔式建筑成为了现在的亚洲研究学院。台湾政府每年也向该大学的亚洲研究项目捐款几十万美元。

  章曙彤在圣约翰大学读完研究生后不久就被学校聘用。三年后,她被任命为院长。她工作的重要部分就是保证台湾资金持续流入。

  皇后区地区检察官办公室经济犯罪部负责人格雷戈里·C·帕夫利季斯(Gregory C. Pavlides)说,“她被视作极其成功的资金筹集者:她为圣约翰大学筹到了数以百万计的资金,这点毫无疑问。所以她可以拥有不同的运作规则。”由帕夫利季斯领导的调查最终使她面临205项指控。 为了进行联邦审判,州级诉讼被延后。

  圣约翰大学的管理人员无法说明章曙彤迅速攀升的原因,但章曙彤曾表示,当时的大学校长约瑟夫·T·卡希尔神父(Rev. Joseph T. Cahill)倾向于缺乏经验的候选人,以便他可以更好地控制来自台湾的资金。

  “他们不想要享有声望的优秀学者,”她在回忆录式的笔记里写道。“圣约翰大学只想让我当院长,”她写道,因为她被视作“摇钱树”。

  她写道,“在中文里,‘摇钱树’的意思就是一颗能够长出金钱的树,无论谁去摇它,金钱都会掉落。”

  她为学校筹集资金的方式之一就是为有钱或者有影响力的人授予名誉学位,然后向他们征集捐款。其中有两名学位获得者是台湾的实业家,他们后来被控诈骗,数额巨大。

  圣约翰大学让她全权决定每年大约20份全额助学金的分配。她将许多助学金授予台湾学生,其他的则给了她朋友或合作伙伴的孩子,比如,她在2004年将助学金授予前阿拉斯加州州长、参议员弗兰克·H·穆尔科斯基(Frank H. Murkowski)的孙女。

  大约有超过24名国会议员参观过孙中山礼堂,并在章曙彤组织的亲台会议上发言,穆尔科斯基就是其中之一。

  章曙彤文件夹里的文档记录了她是如何对与穆尔科斯基等权势人士的关系加以利用。

  2003年,她似乎说服了穆尔科斯基,去游说台湾领导人陈水扁继续为该大学提供资金支持。她给时任州长的穆尔科斯基写信,祝贺他的女儿当选参议员,并提出授予他们名誉学位,她写道,“只有世界上最杰出的人物才有资格获得圣约翰大学授予的名誉学位。”

  四年后,章曙彤要求穆尔科斯基让他的女儿——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写信支持“圣约翰大学校友会名誉主席”的移民申请。章曙彤没有提到这位名为王又曾的男子是个逃犯,当时这位台湾商人因为贪污数百万美元而接受调查,他至今依然在逃。

  她写道,“请让我们知道参议员何时举行下次筹款会,这样可以让我们参加活动以示支持。”没有迹象表明,参议员写了那封信。

  参议员穆尔科斯基与其父都没有回复要求采访的电话。

  在更接近老家的方面,她帮助安排皇后区政治代表团前往台湾,其中包括皇后区区长唐纳德·马内斯(Donald Manes),1986年,马内斯在一起影响深远的受贿丑闻中的角色被曝光,他自杀身亡。

  律师、说客以及马内斯的老朋友锡德·达维多夫(Sid Davidoff)回忆称,章曙彤充当区长与皇后区亚裔社区之间的政治联络员。据章曙彤一位不愿具名的前同事透露,章曙彤与马内斯关系密切,她让马内斯操办其皇后区豪宅的翻修项目。有人猜测,她的一些业务关系渗入私人生活。

  的确,她在手写笔记中写道,她曾与卡希尔神父有过一段亲密的关系,还牵扯到圣约翰大学聘用的另一名女性。除了风流韵事外,她还写道,卡希尔神父带她到赛马场以及大西洋城,并且通常“在我们出去玩玩时”脱下他的牧师服装。

  圣约翰大学总法律顾问约瑟夫·奥利瓦(Joseph Oliva)指出,章曙彤在她的证词以及他们就她的大学任期进行的多次讨论中,从未提到她与卡希尔神父之间据称存在的关系。卡希尔在2003年去世。奥利瓦补充说,“圣约翰大学搜索了自己的档案记录,没有发现任何信息支持这项未经证实的指控。”

  一桩未破的谋杀案

  超过6名执法人员表示,警方调查人员会提起另一项令人震惊的指控,他们怀疑章曙彤与1990年她的第一任丈夫蔡瑞峰(Ruey Fung Tsai,音译)中枪身亡有关。因为此案尚未结案,这些执法人员要求匿名。

  他们提供了以下事件经过:

  蔡瑞峰在布鲁克林布什维克的一家仓库前中枪,开枪者是一名全身白衣的男子。三枚子弹击中了他的肩膀和背部,其中两枚伤及内脏。蔡瑞峰踉踉跄跄地走进仓库,坐在椅子上,警察随后赶到。

  “我认识那个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蔡瑞峰当时说,“是章曙彤雇他来杀我的。”

  蔡瑞峰被送到了艾姆赫斯特医院(Elmhurst Hospital),次日,83分局的警探前来探访。无法说话的蔡瑞峰写道,他的妻子希望他死,这样,她就可以控制他们共有的袜类生意,而不是在离婚法庭对这些财产进行分割。蔡瑞峰在枪击发生11天后身亡。

  蔡瑞峰于1986年10月提起离婚诉讼,这对夫妇之间的敌意在离婚材料中表露无遗。这些材料详细记载了他们围绕数百万美元商业收益和财产的纠纷,对当时还在蹒跚学步的儿子史蒂文(Steven)的监护权的激烈争夺,以及导致警察不止一次前往他们在牙买加庄园豪宅的暴力冲突。

  调查公司FTI全球风险与调查(FTI Global Risk and Investigations)受圣约翰大学雇佣,对章曙彤的报销账目和其他记录进行了司法检查。2010年4月,该机构向皇后区检察官理查德·A·布朗(Richard A. Brown)递交了检查结果,认为章曙彤与蔡瑞峰被害案有关,强烈要求重新调查此案。

  翻阅了80多箱章曙彤档案资料的一名调查人员表示,超过三分之一的材料要么是相关的,要么含有罪证,表明她与她的第一任丈夫被害有关,她曾在2003年企图向台湾官员行贿,她的报销账目遍布几乎已成家常便饭的欺诈。该调查人员因为没有此案的发言授权而要求匿名。

  2001年,她开始更多地流连于快活大赌场,她在赌桌上寻找慰藉,并在晚餐时饮用轩尼诗(Hennessy),在高筹码的赌桌上喝咖啡。一名联邦执法人员在庭审期间作证说,章曙彤会从赌场的套房打电话到自己在圣约翰大学的办公室,要求从银行提取不到1万美元的资金;1万美元是金融机构必须向政府报告相关交易的门槛。名为肯尼斯·霍泽(Kenneth Hosey)的执法人员说,学生把钱送到康涅狄格,而她随后带着相同数额的钱走进赌场。

  当检察官在法庭上就这些交易向章曙彤提问时,她说,她原本打算用这些钱来挣更多的钱;这些钱的金额恰好是她的幸运数字:9、8和6。快活大赌场的人回忆道,她借给“赌友”的钱高达3万美元,而且她还迷信一种不靠谱的下注策略:每输一次,就把筹码增加一倍。

  2010年,章曙彤在皇后区受到指控。当她想把房子作为保释金抵押品时,帕夫利季斯指出,这栋房子的抵押贷款是由她的第二任丈夫丹尼·刘(Danny Lau,音译)用一张30万美元的支票还清的;帕夫利季斯解释说,刘本人的律师承认,这笔钱来自犯罪活动。

  同时,一项相关的联邦调查正接近起诉阶段。各方讨论了终结这两个案子的认罪协议:在州监狱中服刑2到3年。她咨询了6名律师,他们都建议她接受这个协议,但章曙彤拒绝了。

  在联邦审判中,她的律师阿兰·M·阿布拉姆松(Alan M. Abramson)、乔尔·S·科恩(Joel S. Cohen)和斯蒂芬·R·马勒(Stephen R. Mahler)试图将她描绘成一个被圣约翰大学利用的角色,提出她从学校拿走的钱只是为了收回一部分未曾报销的募款开销。

  “如果你去问她,她很认真地相信这是她应得的,她没有做错任何事,”马勒称。

  检方拿出相反的证据。圣约翰大学总法律顾问奥利瓦作证称,圣约翰大学早就为据称的业务开销向她支付每年35万美元的经费,比其他任何员工都要高,而且占全校活动经费的大约10%。奥利瓦发现,那些开销有相当大部分以预付现金形式,流向赌场、奢侈宴会、儿子的滑雪和冲浪旅行,甚至约会网站的收费。

  检察官称,章曙彤挪用2.03万美元捐款,为儿子支付法学院学费和购车。圣约翰大学甚至还为她儿子的宠物小狗支付兽医费,这只狗曾严重咬伤一个研究生,这位学生作证说,她不得不因此住院治疗。

  其他在皇后区为章曙彤开过车和做过家务的学生作证说,她迫使他们为她洗内衣,给史蒂文做饭,大家都知道如果饭菜不合胃口,史蒂文就会发脾气。

  章曙彤争辩称,圣约翰大学给她信用卡允许她支出从台湾和香港募来的钱。她指控卡希尔神父和圣约翰大学现任校长唐纳德·J·哈灵顿神父(Father Donald J. Harrington)利用她“为他们的个人利益募钱”。

  在法庭上,哈灵顿神父承认,他曾和章曙彤一起去过几次亚洲,住最昂贵的宾馆,并接受了各种昂贵礼物,如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手表,以及香港山姆裁缝店(Sam’s Tailor)和Modestos量身定制的西装。

  他解释称,章曙彤说服他相信,在中国文化中,送礼是一种习俗,如果拒绝会显得不礼貌。

  “我知道,代表团的每一个人都收到了礼物,”哈灵顿神父称。

  感觉被抛弃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章曙彤似乎都很乐观,经常微笑。但法庭文件显示,那时她已经在考虑自杀了。

  9月下旬,她的律师给小斯特林·约翰逊(Sterling Johnson Jr.)向法庭递交一封密封函件,告知法官,章曙彤的保释担保人之一要求将自己除名,因为章曙彤提到她在考虑自杀。这封信也提出对章曙彤酗酒的担忧,指出她经常带着装满伏特加的“波兰山泉”(Poland Spring)矿泉水瓶开会。

  律师要求让章曙彤接受戒酒以及物质滥用住院治疗。后来考虑这个提议的一名法官没有同意,而是下令将她送进联邦监狱。她于一周后获释,条件是软禁在家,每天接受酒精测试。

  章曙彤在遗书中表达了自己对儿子的爱,以及因圣约翰大学抛弃她而感到怨恨。“她反复提到她在该校工作了30年这个事实,”一名执法官员称。

  章曙彤死在浴室地板上,她的脸看起来就像是在上午出庭前小睡片刻。她穿着丝质印花上衣和一件黑色外套。头发整齐地包着。口红和腮红看上去像是新擦的,一点都不脏乱。几乎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除了像项链一样缠在她脖子上的电线。

  Kitty Bennett和Jeffrey E. Singer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陶梦萦、许欣、陈柳、张亮亮

0.00% 0.00% 0.00%
相关新闻:
精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