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中国嘹望 > 正文

 
台湾人被大陆给震撼了:台湾竟然这么落后
http://www.creaders.net  2013-01-28 21:57:11  参考消息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台湾资深媒体人、宬世环宇国际媒体集团董事长葛树人,接受中评社专访时说,“1987年,我第一次和朋友回到祖国南京旅游,我的第一感觉是“中国怎么这么落后”?前阵子有上海朋友来,他下飞机给我的第一句话是“台湾怎么这么落后”?25年的前后,反差很大吧?”

  葛树人,1956年生,祖籍江苏怀安。文化大学新闻系学士、铭传大学传播管理硕士、比利时联合商学院商管博士,从事媒体工作超过30年,历任各电视台高层主管,现为宬世环宇国际媒体集团董事长,旗下有美国职棒、美国职篮、汽车及时尚等各种杂志出版品。

  葛树人说,第一趟去中国大陆,中国那时刚刚改革开放,“落后贫穷、文化不足”,是给他的第一印象。但他强调:“给我的是感动,故国的山河让我是感动的,我一定要回去一趟。”南京,是葛树人父亲葛兆武长大的地方,当时葛兆武在警官学校毕业后,担任南京夫子庙派出所所长。他说:“那是南京最热闹的地方;我对南京特别有感情,因为那是父亲第一份工作的地方。”

  台北

  上海

  葛树人忆及,当年从香港转机飞南京,飞机上都是苍蝇,垃圾也没清,一上机就有股异味。他说:“航程中,发了个“粒粒橙”果汁(内含果粒的柳橙汁),和硬梆梆的三明治,就是机上的餐盒。现在完全不一样啦!”

  他说,在航程中,机长都会广播告诉大家,“飞越了长江、飞越了黄河”。葛树人说:“我心里觉得澎湃,好感动!哇,祖国我终于回来了,以前在历史课上本才能看得到的地方,在飞机上第一次感受到,那是一种莫名的感动!”

  到了南京,葛树人去了莫愁湖、雨花台、中山陵,“该去的地方都去了”。葛树人说,他也去了“丁山宾馆”,他说:“因为吃在丁山,这是当年蒋宋美龄最爱去的地方。”25年前,葛树人初到南京,住在金陵饭店,那时这饭店刚开幕。

  葛树人说:“那个场景,对我来说是从小父亲在讲他的故事,我又回到他的那个场景去,心里面的悸动是因为觉得和我的长辈做了联结、家族血缘又联系上了,那是最大的感动!虽然是和朋友一同出游中国大陆,但我觉得我回家了!是回家,而不是出游。”

  葛树人坦承,他那次回到南京,没有登记自己是“新闻工作者”,但有一天被发觉了,大陆有关当局就提醒他“进来后,要登记有关的职业”,不然会被误会有什么目的。葛树人说:“当我后来再进去中国,我是正式申请进入,我是采访工作,获中国记协准,我才能进去,而且每项行程要报备允许,当年就是如此。”

  从事新闻工作30馀年,葛树人也察觉到,中央电视台有些节目是揭发地方上的一些土绅恶霸为宗旨,“这在过去几十年来是中国大陆不允许的”。葛树人和中国的各个传媒机构接触得很早,他表示,当年看到他们对中国媒体的一些抱怨。他说:“可是中国大陆都已经在慢慢改进,朝着良性的方向在走,这是让人所乐见的。”

  去年10月间左右,是葛树人最近一次到中国大陆。他说:“我的亲戚都在南京有很好的发展,这就是中国的成长,让每个努力的人都有很好的机会;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世界里,也看到非常多可以去大书特书的事迹。”葛树人说,中国这几年,尤其是很多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很值得大家去探究他们成功的背景和因素,“不是只有机会而已”。

  提及两岸关系的变化,葛树人说:“我保证百分之一千,是非常良性的,而且水到渠成。两岸的关系新进展,会在台湾南部先发酵,因为台湾南部一直被政客给影响、给误解。”葛树人说,10多年前他和国台办的朋友聊天,就提到他的这个观察:“台湾的问题不在北部,是在台湾南部政客的操纵。”

  台湾人看今日中国大陆竟然一比吓一跳

  谈及大陆经济起飞,台湾经济走下坡,刘忠继有感而发:“这是我们无可逃避的宿命。我们既然生在这里,面对的是共同的困境。”他说:“两岸的差异根本是开平方根的差异,彼长我消!”

  刘忠继,1958年生,祖籍湖北,台北科技大学EMBA,历任台湾各大电视台新闻部高阶主管,曾任改制前台北县长周锡玮的县府机要顾问,目前担任国产实业集团旗下、复兴航空旅游发展事业群总经理。

  刘忠继说:“我一个月至少有半个月的时间在大陆。”常常因为工作需要到大陆去,加上过去他是非常资深的媒体人,也在公部门服务多年,对于两岸的观察,刘忠继相当深入。看到两岸目前的发展,他说:“台湾的经济发展一直是浅碟的,台湾的自有品牌没有打起来,从过去到现在,都是靠代工的。”

  刘忠继分析:“早期的台湾产业,靠的是日本的技术、日本的工具机做出来的,我们的传统产业,是带着一口皮箱,到美国和欧洲等地去参加人家的博览会、商展、工业展,去推销产品,但这些产品都不是我们的品牌,我们可能是有很棒的技术,只是这技术很可能是复制人家的,再研发出来的,可是我们一直没有自己的品牌,企业没有品牌,整个台湾的工业都没有品牌,所以附加价值就不高。”

  刘忠继说:“中华民国”陷于国际地位的情势,品牌没有出来,请问过去台湾在精密机械有没有自己的品牌,到最近几年才慢慢打出来!我们很会代工,很会做东西,也很有名的,但品牌这部分,没有跟国际接轨。加上台湾的内需市场这么小,今天碰到中国大陆的快速崛起,我们自然被磁吸过去了。”

  他表示,1989年6月之后,当全世界都在抵制中国、制裁中国时,只有台湾,把资金、人才、技术都挹注进去。刘忠继说:“我在1989年9月间去了福州、厦门,在这两个地方的机场,我看到的都是台湾人,当时的台商看到的是中国的蓝海,给邓小平启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带来了很大的作用,也许不是很大的作用,但是关键的作用,尤其是在福州、厦门、广州这些沿海的经济特区,是台湾把资金带进去了。”

  刘忠继说:“这对台湾来说,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30多年之后,中国已挳在转变,台湾转变了什么?台湾的政治在转变,但经济呢?台湾曾经在10年前还有电子产业,有很多品项,台湾还能靠这个,在世界上打出名号,但还都是靠代工呀!没有自己的品牌!”

  刘忠继忆及施振荣先生当时一再唿吁“台湾产业要调整”,政府和产业界都清楚,但没有人理会。刘忠继说:“大家都在想,用当时大陆那个生产基地的廉价劳工,来扶植台湾的相关产业,大家都在互相麻痹,政府和产业界都没有做到真正的转型,没有想出很好的办法,就一筹莫展,直到今天。”

  刘忠继批判,我们的政治号称“深化的民主”,但一直到今天,刘忠继说:“是一个畸型的发展,政府不但没有算到我们的人口是减少的,更没有算到中国大陆的经济成长是等比级数、甚至是开平方根的成长。这是两岸成长最大的差异!”

  刘忠继唿吁马英九执政团队,马英九就像一个企业的董事长,“行政院长”陈冲如同总经理,“当两岸差距愈来愈大,台湾在国际上没有品牌知名度,在两岸上就会没有谈判的筹码,这是执政者应该意识到的责任”。刘忠继也质疑马英九的用人哲学:“从党秘书长、驻美代表,各首长都是那批人,难道企业界就没有人才?”

  他也批评马英九团队,“没有说故事的能力”。刘忠继强调:“民主是很可贵的价值,但为什么年金制度、公教人员的年终问题,不能好好地讲一套故事来?政治语言不只是沟通,但今天整个马团队是‘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这怎么会是‘团队’,根本只是‘一团’!”

  看看大陆,想想台湾,刘忠继说:“中国大陆的执政团队,在全中国各地把高铁都搞出来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现在才想到要处理(高铁),这就是差异!马英九政府必须以开公司的企业的心态来经营,“立法院”的制衡也好、掣肘也好,都不能当做施政不佳的藉口。想想看,为什么很多企业能够成长,有企业就无法成长?这道理再明白不过了。”

0.00% 0.00% 0.0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精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