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中国嘹望 > 正文

 
周恩来:与恢复中日邦交相比 钓岛算不上问题
http://www.creaders.net  2013-01-28 23:46:46  凤凰网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核心提示:首先周恩来明确表示,“中日建交不会涉及日美安保条约”,其次“钓鱼岛的问题没有必要涉及,它与恢复邦交相比就算不了什么问题”。

  凤凰卫视7月21日《皇牌大放送》,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6月23日早晨,东海上波涛不惊,保钓船离钓鱼岛越来越近了,一切似乎都比预想的要好。

  保钓人士:我们现在已经到了离钓鱼岛37海里处,预计在12点之前能够到达钓鱼岛。

  解说:清晨7点50分,船老大说,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将在3个小时内顺利抵达钓鱼岛,就在这时日本海上保安厅的侦察机出现了,30分钟之后,保钓船的右后方,一艘日本舰艇跟了上来,它对保钓船不拦截也不靠近,只是平行地前进,监视着船上的一举一动。

  保钓人士:我们现在离钓鱼岛还有12海里,但是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旁边到处都是日本的军舰。

 

  解说:中午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舰艇增至8艘,它们以保钓船为圆心,以200米左右为半径,围着保钓船做高速运动,用中文向保钓船喊话。

  日本海上保安厅: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

  保钓人士:请你们离开,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请你们离开,这是中国领海,好好把历史学一学,这里是中国领海,滚开小日本。这是中国的领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海,怎么是你们的呢?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你们的呢,这是中国的领土,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请你们离开。

  解说:与此同时保钓船上方又出现了两架日本直升机,它们超低空飞行,威胁保钓人员回航,钓鱼岛遥遥在望,但保钓船已没有进一步前行的可能,为了不让1996年的悲剧重演,保钓队员们决定返航。

  保钓人士:为纪念保钓牺牲的陈毓祥烈士,向海上献花。

  解说:献给烈士的纸花,随波漂远,返航途中,15位保钓志愿者都聚在船尾,望着钓鱼岛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去。

  黄海波:中日钓鱼岛争端中,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一直是一个重要角色,多年来频频在新闻事件中亮相,围追堵截海峡两岸船只的日本所谓“军舰”,其实都是这11管区的巡视船和巡视艇,这些舰艇中不少是针对钓鱼岛争端特别研发的,不仅航速快,还拥有专门的探测和抓捕设备。这支日本海上准军事力量是中国在保卫钓鱼岛主权时,第一个直接面对的对手,而从1970年代保钓运动兴起至今,这片水域一直处在其笼罩之下,让前赴后继的保钓人士屡屡望洋兴叹,钓鱼岛海域的权力格局,为何是今天这个样子,或许历史能给我们一个答案。

  解说: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卷入二战,中国在远东地区孤军奋战的局面彻底扭转,此时的钓鱼岛距离1895年被日本纳入冲绳管辖已近半个世纪,随着战局的推进,这座空悬海外的小岛,命运闪现出一丝转机。1943年11月底,蒋介石赴开罗参加盟军首脑会议,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有机会与欧美强国平起平坐,共同讨论联合对日作战和远东战后安排,其中也包括含钓鱼岛在内的琉球归属问题。而从已经解密的外交文件中可以发现,历史原本存在着另一种可能。

  美国国务院公开的会议纪要中显示,开罗会议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不止一次询问蒋介石,中国是否想收回琉球群岛,蒋答复说琉球可由国际机构委托中美共管。

  林泉忠:当时有一个历史的背景,外交部长宋子文没有出席开罗会议,他应该是出席因为这是外交的场合,可是有一种传说,就说当时蒋宋不和,导致宋子文没有出席,而宋子文是有一个腹案,他是主张在战后中国收回琉球。

  解说:究竟是否因为个人恩怨,而导致琉球问题被束之高阁,蒋介石的日记中透露了另一种思考。启程开罗前他曾写下,余此去与罗(罗斯福)丘(丘吉尔)会谈,应以淡泊自得,无求于人为惟一方针,总使不辱其身也。对日处置提案与赔偿损失等事,当待英、美先提,切勿由我主动自提。

  新崎盛辉(冲绳大学教授):冲绳问题怎么办呢,蒋介石给了美国一个暧昧的回答,这个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解说:1945年日本战败,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主权范围被限制在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以及其他由战争国决定的小岛之内,钓鱼岛并不在其列。而《马关条约》中割让的台湾、澎湖等岛屿也归还给了中国,但是此后的27年时间里,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权既不在日本也不在中国,1951年日美等国签订《旧金山和约》授权美国托管琉球以及钓鱼岛群岛,在二战后世界格局重新洗牌的过程中,钓鱼岛再一次被迫划入强势一方。

  孙崎享:如果钓鱼岛属于冲绳,美国就可以自由支配,让它属于台湾还是日本冲绳对于美国来说,让钓鱼岛属于日本使用更方便。

  林泉忠:日本非常强调无论是大陆政府也好,台湾政府也好,在二战结束之后,也就是说1945年到1972年两岸政府都没有提出异议。那么我记得马英九在任台北市长期间,曾经有过一次的演讲就提到就说,基于区域安全理由,未表异议。也就是说当时台湾政府是考量到,整个冷战格局,所以它就没有提出这样一个异议。

  解说:上世纪60年代末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调查发现,钓鱼岛附近海域可能蕴藏丰富油气资源,一纸报告将本已几乎被遗忘的小岛,拉回世人关注的中心。1970年8月31日在美国监管下冲绳政府起草《关于申请尖阁列岛领土防卫的决定》这是日本首次在官方文书中主张拥有钓鱼岛“主权”,中日关于钓鱼岛归属的纷争由此肇端。而此时的美国,尼克松政府正深陷越战泥潭,决议在亚洲实行战略收缩,1972年5月15日美国归还冲绳主权,对于“尖阁列岛”美国小心地强调,交予日本的是“行政管辖权”而非“主权”。

  孙崎享:将它还给日本了,而且以前一直是美国在使用,但美国这时候却故意说,对于钓鱼岛主权中立,使得如今的钓鱼岛问题变得更复杂。

  林泉忠:尼克松访华是在1972年的2月份,1971年的7月跟10月,其实基辛格已经秘密访华两次,这半年期间其实钓鱼岛的主权的争论已经出来了。中国没有以不要把钓鱼岛跟琉球一起交给日本,作为跟美国恢复邦交的这样一个条件,中国错失良机。

  解说:1972年7月27日周恩来接见了日本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在当时,竹入被看作是日本版的基辛格,带着日方的建交草案要来摸一摸中国的底牌。而周恩来对于几个敏感问题的态度让日方对可能实现的邦交正常化多少有了几分把握。首先周恩来明确表示,“中日建交不会涉及日美安保条约”,其次“钓鱼岛的问题没有必要涉及,它与恢复邦交相比就算不了什么问题”。

  村田忠禧:和当时的公明党竹入义胜委员长会面时,关于日中邦交正常化谈判的时候,周恩来说“我并不了解尖阁列岛(钓鱼岛),没有关注尖阁列岛(钓鱼岛),竹入先生您也不关心尖阁列岛(钓鱼岛)吧。

  林泉忠:当时中国的外交的主轴是在反霸权,反苏修,就这个钓鱼岛的问题,那么双方是达成一种默契,对钓鱼岛问题互相不做出一些挑衅的行为,中日双方都互相克制。

  解说:1978年邓小平访问日本,中日两国签署和平友好条约,在被记者问及钓鱼岛时邓小平说,我们这一代缺少智慧,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法。

  黄海波:1978年6月中国通过外交渠道正式向日方提出共同开发钓鱼岛的设想,并首次公开表明愿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模式,解决同周边邻国间的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这一态度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让中日两国的钓鱼岛海域相安无事,却也使得钓鱼岛成为中日关系复杂棋局中一颗充满变数的活子,一旦稍有事端,总会促使中日间遗留的历史问题风云再起。2003年的保钓行动,就是在民间爱国情绪高涨的背景下发生的,同年中国大陆的保钓人士又曾两度出海,但均未能登岛成功,2004年他们总结经验,决定突击登岛,凤凰卫视全程跟踪记录下了这次航行的全过程。

0.00% 0.00% 0.00%
相关新闻: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精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