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体坛广角 > 正文

 
奥运冠军赵常玲的十字路口:留哈还是回中国
http://www.creaders.net  2013-03-30 16:15:21  南方都市报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湖南道县,县城主干道潇水中路上,很多小叉口通往两侧的居民楼,其中一条刚修好不久的水泥路,直通赵贵生家的楼下。

  但对于他的女儿赵常玲来说,回家的路并不平坦。这个力气惊人的女孩,9岁开始练举重,2005年入选湖南省队。2007年,为响应国家举摔柔中心“养狼计划”的号召,赵常玲和另一名女孩姚美丽一起被湖南省举重中心交流至哈萨克斯坦,并更名为祖尔菲亚。2012年伦敦奥运会,祖尔菲亚为哈萨克斯坦获得女子举重53公斤级金牌。去年9月,为期5年的交流协议到期,赵常玲回到道州,她试图办理第二代身份证,恢复中国国籍,但没有成功,哈萨克斯坦方面并不愿意放行。

  现在,她仍然是祖尔菲亚,拿着一本外籍护照行走于各地。她还换不回真实的姓,真实的名。

  3月28日,湖南省举重中心主任周均甫接受采访时称,由于国籍没有恢复,赵常玲将无法参加31日开始的全运会预赛,这意味着她已无缘下半年的全运会。赵常玲过去半年的回家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现在,20岁的奥运冠军再次站在了人生的交叉点。

  1 协定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国家怎么搞我们也不清楚,一个小女孩不可能总在外面,我很想让她回家来。”赵贵生反复念叨。

  这个中年男人个头不高,已开始谢顶,他和妻子都曾是道州木器厂的工人,后因工厂解散下岗,前往一个小乡镇开了一家蛋糕店。赵家并无举重基因,“从来没有出过一个运动员,更别说奥运冠军了”。6年前赵常玲出国,赵贵生自称事先并不知情:“有一次突然告诉我们要去哈萨克斯坦,这是个什么国家,之前都没听说过。省里面安排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在异乡开启一段生活,是一件难事。“吃不惯,住不惯,语言又不通。但我女儿很坚强,她从来没哭过,就是很想家。”赵常玲住在阿拉木图的举重队公寓里,想家了,就打个越洋电话,但更多的时候,她跟家人的联系是通过Q Q、视频聊天。

  2010年广州亚运会,祖尔菲亚参赛,赵贵生也赶来看望女儿。正是在那次比赛上,有人开始怀疑两名说着汉语的哈萨克斯坦举重运动员的真实身份,改名为马内扎的姚美丽坚持说自己是中亚人,而祖尔菲亚也是含煳其辞不置可否。

  据南都记者了解,最开始赵常玲每月的工资并不高,折合人民币也就七八千元,2011年举重世锦赛赵常玲夺冠,成为世界冠军后,月薪才涨到了三万。

  湖南省举重运动管理中心与哈萨克斯坦举重协会的“转会”协议,从2007年9月20日开始,到2012年9月15日结束。在伦敦赛场,两位出生于中国的选手最终为哈萨克斯坦拿到了两枚女子举重金牌,这届奥运会上,该国总共夺得7金,金牌稀缺,祖尔菲亚成了英雄,赛后受到了总统的接见。

  跟中国一样,哈萨克斯坦对奥运冠军有丰厚的奖励,根据事先约定,祖尔菲亚能拿到25万美元的奖金和一套约80平方米的普通住宅,一家企业还将奖励一辆越野车。但直到合同到期,政府的奖励一直没能兑现,护照也没发到手,赵常玲无法回家,不用再训练了,她天天在房间里跟家人视频聊天,情绪低落。“她想回家。”父亲赵贵生说。

  终于在去年“十一”期间,哈萨克斯坦举重协会给赵常玲放了假,她带着给父亲买的皮鞋,给母亲、弟弟买的礼物,回了家。对于赵贵生一家人来说,这是一个特别的节日,夫妇俩带着上初中的儿子,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火车到了北京。“我们来接她回家,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出门这么远。”赵贵生说。在北京,一家人玩了三天,随后回到道县。

  在湖南,赵常玲感受到了政府的热情,之前破旧不堪的路修好了,自家楼下拉上了“热烈欢迎奥运冠军回家”的大红横幅,湖南省举重队也准备向她再次敞开怀抱。换回国籍成了当务之急,10月22日,赵常玲在省队教练周继红的带领下,前往长沙市雨花区政务大厅办理第二代身份证。

  “等办好二代身份证,下次去北京再到(哈萨克斯坦驻华)大使馆办好手续,我就能成为完整的中国人了。”赵常玲在湖南省举重队开始了训练,她开始畅想未来的新生活,“我希望能继续努力为永州、为湖南、为中国再战一届奥运会,再拿奥运金牌。”

  2 僵局

  但赵常玲的愿望落空了。哈萨克斯坦方面并不愿意放行,湖南省举重中心两次发去公函催促,均未得到回音。阿拉木图州旅游体育局局长图尔辛巴耶夫明确表示:“祖尔菲亚只是回中国探望父母,她已经答应参加2014年在首都阿斯塔纳举行的举重世锦赛。”他对中国媒体大肆报道“赵常玲回家”很不满。

  对媒体不满的,还有赵常玲和她的家人。“每天接好多好多电话,北京、上海、长沙很多记者都到我家来采访,电脑上炒得沸沸扬扬,你写一篇我写一篇,把这个事情搞得很糟糕,最后也没有办成。”赵贵生很苦恼,“爱人和女儿都埋怨我对记者说得太多。”赵常玲的做法则更决绝——— 不见记者,不接受采访。

  去年10月底,赵常玲“回到”哈萨克斯坦,直到今年春节之前,她才再度回到道县家中。“今年过年很热闹,一家人有四五年没在一起过年了,杀鸡杀鱼杀鸭,吃饺子吃汤圆,很多亲戚都来了,都很高兴。”但赵常玲吃得很少,赵贵生比划着:“每顿饭就吃一小碗,怕发胖。”上网、听歌、看电影,这个年,赵常玲过得很放松。

  但“身份”的问题,一直萦绕在全家人心头。过完元宵节,赵常玲就离开了,她并没有跟父亲明确讲要去哪里,“可能在长沙,也可能在北京。”没人知道赵常玲正在做什么。

  为了备战全运会预选赛,湖南举重队前往海南集训,当中并无赵常玲的身影。教练周继红透露,她与对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

  一阵喧嚣之后,是漫长的僵局,跨越一个年头,改回国籍的事情仍没有任何进展。

  赵贵生对哈萨克斯坦方面的做法很不解:“合同到期了为什么不放人呢?她现在在那边又没有签约,她本人不愿意在那里啊!”他希望湖南省举重中心能出面解决:“我们也没有主见,不知道怎么把她搞回来。我的个人想法,国家怎么把她搞出去的,就怎么把她搞回来,一个小女孩不可能总在外面嘛。我们又没有犯法。”

  3 选择

  今天,全国女子举重锦标赛将在长沙开战,它同时也是全运会预赛,没有参赛的选手,将无法参加今年9月份的全运会。

  对于赵常玲和湖南举重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湖南省举重中心的一位领导曾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已经为赵常玲报名,希望事情出现转机能顺利参赛。但希望再次落空。

  “赵常玲没有拿到身份证,她不会参加这次比赛。”湖南举重中心主任周均甫在28日的赛前发布会上接受了记者采访,“她去年回过一次长沙,当时表示还是想回国。我们希望哈萨克斯坦方面能协助赵常玲办好回国手续,但没想到,直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

  周均甫认为,媒体的“过度报道”是影响此事走向的关键因素。“据说,他们举重协会的秘书长看到国内有关赵常玲的报道,很生气,就不愿意放了,当初承诺的夺冠奖励也似乎不愿意给了。由于媒体当时的一些过度报道,赵常玲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也有一些顾忌。”

  如今,祖尔菲亚已经回到哈萨克斯坦,而赵常玲的回归之路依旧漫长。过去几年的特殊经历,让这个女孩变得成熟。赵贵生说:“长大了不少,在外面吃了很多很多的苦,这个是我们在家里体会不到的。”一位以前采访过赵常玲的记者透露:“她很有主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一位亲近赵常玲的人告诉南都记者,哈萨克斯坦企业奖励的越野车已被赵常玲卖给了朋友,政府奖励的奖金已经到手,但那套总价约合80万人民币的房子依旧没有兑现。“她说,我辛辛苦苦那么4年,该得到的没有得到,现在我就这么回来不甘心。”

  律师陈刚表示:“由于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赵常玲想要恢复中国国籍,前提是要放弃哈萨克斯坦国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受理国籍申请的机关,在国内为当地市、县公安局,在国外为中国外交代表机关和领事机关。因此,赵常玲可以和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或领事馆联系,申请恢复国籍事宜。假如问题无法协商解决,湖南方面可以向国家有关部门请求支持。”

  下一届奥运会将于2016年8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根据国际奥委会规定,三年之内同一名运动员无法代表两个不同国家参加奥运会,这意味着如果赵常玲想要代表中国队参加里约奥运会,就必须在今年的8月之前完成自己的国籍转换。周均甫表示,他已经就此向赵常玲作了明确说明,“现在就看她自己的选择”。

  与此同时,男版的“祖尔菲亚”已经出现了,2011年,两名湖南男子举重选手加盟了哈萨克斯坦:56公斤级的张伟,62公斤级的何志春。他们实力不俗,很有可能出现在3年后的奥运赛场。

0.00% 0.00% 0.00%
精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