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社会传真 > 正文

 
被困雪地两男食老友:我们需要蛋白质
http://www.creaders.net  2012-12-23 13:46:33  苹果日报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冰天雪地,饿极的他与他,用斧头噼开朋友的尸体,一口一口吃下朋友的肉来裹腹,这些跟港剧《天与地》情节如出一辙的情节,在西伯利亚真实上演。他们也是一行四人,往西伯利亚荒芜之地探险,最后四个人去,两个人回来,另外两个不知所终,直至警方搜索到其中一人的尸骨,才揭发在极地里朋友吃掉朋友求生的恐怖真相:「我们需要蛋白质,我们从骨头砍下鲜肉来吃,助我们活多10天。」

  向警方供出真相的是37岁的阿卜杜拉耶夫(Alexander Abdullayev),但他声言自己跟另一生还者戈鲁林科(Alexei Gorulenko)都没有杀人:「我们没杀人,他是脚伤冻死的,我们待他冻死后才开始吃他,挣扎求存。」他们用斧头噼开已「急冻」的尸体齐齐吃。

  被吃掉的是44岁库罗奇那(Andrei Kurochkin),他跟戈鲁林科份属同乡,来自俄罗斯萨拉托夫,是相识20年的好朋友,常常称兄道弟一起打鱼打猎。今年7月,他俩联同失业的阿卜杜拉耶夫及迄今失踪的采金工人科马罗夫(Viktor Komarov),要深入偏远的西伯利亚针叶林地带(Taiga,荒芜的副极地)探险。

  一行四人乘坐俄制UAZ越野车出发,踏上6,920公里的死亡之旅。沿途环境恶劣,途经的科雷马公路,也就是苏联暴君史太林下令劳改营囚犯修建的公路,当年建路条件艰苦,死人无数,所以又称为尸骨之路。至9月,越野车因河水暴涨被沖走,四人只留下枪、子弹和现金。

  但这时他们仍懵然死神已在前面,不知身处险境,遇上无数猎人仍不识求救,10月初,阿卜杜拉耶夫还借来猎人的衞星电话致电妈妈报平安,说所有人都安全。库罗奇那的妻子奥莉加事后忆述:「他没提到车子没有了。如果我早知,必竭尽所能向搜救队求助寻回他们。」

  可惜,命运没有「如果」。就在这通电话后不久,西伯利亚下了一场早雪,比往常早了许多,积雪逾一米多,他们四人就在冰天雪地里迷了路。由于出发时值炎夏,四人只穿着普通御寒衣服,被困茫茫雪地,死神已经降临。

  11月28日,戈鲁林科和阿卜杜拉耶夫获救,戈鲁林科对警方说好朋友库罗奇那受了脚伤不能走动,科马罗夫身体已太虚弱,所以由他俩求救。但纸包不住火,警方回到他俩说的建筑物内里空无一人,凭步印发现河边积雪下埋了库罗奇那不全的尸身,血衣和染血的木棍,怀疑是兇器。

  阿卜杜拉耶夫承认吃人,但吃朋友肉活着并不好过。妈妈说:「看着他心很痛,他不走动又不说话,像迷失了,寻不回自己,他不断谈及科马罗夫曾说,『你走吧,我太虚弱了,我不能再走了,我不能动。』」她又说弱肉只能强食:「这证明我的儿子是强者──但自他回来后,一家人都很头痛,泪流不断。」

  至于戈鲁林科至今仍否认吃人,问他是否吃了好老友。他答道:「你怎么可说这些话?」太太六神无主:「我几乎不认得他,他像皮包骨,没有牙齿,他筋疲力尽了,他说他没有吃掉他的老友。」

  俄罗斯食人事件簿

  9/2011:一名厨师诱骗陌生男同志上门,将他杀死后绞碎,制成人肉肉丸、香肠等,更拍片放上网

  5/2011:精神分裂失业汉和朋友饮酒时,把他杀死后吃人肉

  1/2008:两名圣彼得堡青年杀死一名16岁少女,再吃人肉

  8/2006:一名青年遭男友人鸡姦后,杀死他再将人头煲汤

  11/2005:三母子将儿子的朋友杀死,然后分吃内脏

0.00% 0.00% 0.00%
精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