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中国嘹望 > 正文  
拒绝撤离武汉的老外:我经历了魔幻的30天
www.creaders.net | 2020-02-24 13:59:13  一条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武汉封城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纷纷派机撤侨。谁走、谁留?

  困扰着武汉的国际家庭。

  不少家庭选择让一方带着孩子离开,也有不少选择全家留下。

  一名常住武汉的法籍医生说,“疫情期间,我在武汉能做的比在法国多。”

  而另一位日籍教授的回应,在网上广为流传:“我的研究室里还有中国学生,我无法抛下我的同事和学生逃回日本。”

  不论是离开还是留下的人,都在脆弱与温情中坚持着。

  武汉国际家庭 左:晓宇一家 右:Fred和妻子

  一条和两个做出不同选择的武汉国际家庭,进行了一次深谈。

  在武汉的外国人面对哪些独特困境?撤侨到底需经历哪些过程,存在哪些问题?

  那一个个武汉国际家庭,现在怎么样了?

  Fred的店开在黎黄陂路上,在武汉小有名气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回爸妈家过春节的晓宇,让英德双国籍的妻子安娜,联系大使馆问问情况。同时另一边在黎黄陂路上,在武汉生活了10年的法国人Fred,已提前把自己的3家小店打烊,并打电话给中国岳父母解释:“今年的年夜饭不能在一起吃了,你们老人家也不要出门乱跑。”

  一位回武汉探亲的澳洲华人摄于去武汉天河机场的路上在湖北,外国籍常住人口有1.8万,80%集中在武汉。都说每一个数字背后,是一个鲜活的人;而每一个人背后,可能牵动着一整个家庭。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往返武汉与世界各地的航班停飞。疫情风暴中的外国人面临和当地人一样的日常难题:失去公共交通后,购买物资变得很难;儿童和老人需要更多的照顾;本身就有疾病的人无法去医院;有的人本打算春节假期完了就回去工作。此外,他们很可能还多一个问题:中文不够好,不能第一时间获取并理解疫情信息。于是,许多人开始向大使馆求助。

  综合各媒体报道,截至2月22日各国撤侨人数统计撤侨面前,离开和留下都是一种选择,这种选择不仅关乎个人。一旦去留涉及到一个家庭,问题就更为复杂。晓宇和他的跨国家庭,匆乱之中、压力之下,选择让妻子带着孩子离开;而Fred和妻子,思前想后,决定一家人一起留下。我们与这两个做出不同选择的家庭,进行了一次深谈。他们的诸多经历,也映射了武汉乃至湖北的整个外国人和国际家庭群体,在这次疫情中的困境与应对。

  讲述者晓宇家庭成员妻子安娜(英德双国籍)儿子3岁父母、姥姥都是武汉人

  现状

  妻子带着孩子离开自己与父母、姥姥在武汉自我隔离 刚逃离澳洲大火,

  又陷入武汉疫情 我和夫人安娜,从2014年起在牛津居住。我攻读牛津大学政治学的博士学位,安娜在大学工作,研究东亚传统音乐,她是英德的双国籍。半年前,我们从英国搬到澳洲。回武汉是春节过年回家,但比计划得早,我们一月初回来了,逃离澳洲大火。1月23日武汉的对外交通停止后,我就开始督促安娜联系大使馆,希望她把孩子带出去。一开始,她没当作急事,只登记了信息。她异常镇定,比我们逆来顺受,说没关系,从十二月逃到现在,“我已视作常态”。

  1月25日(大年初一)雨夜,武汉封城第三天,一家开车出来加油,到大年初二就出了加油限制安娜的焦虑始于大年初二(1月26日),广西两岁的小孩确诊。我们的孩子还没到三岁。此前,我们口中说,不会传染小孩,给彼此心里安慰,谁都不敢确信。病毒终究打破了年龄的界限。而孩子的词汇日益见长,在澳洲学会“大火”,在武汉学会了“咳嗽”和“口罩”。

  1月26日,日经新闻报道了日本、美国两个国家准备从武汉接回本国公民;1月31日BBC报道英国撤侨航班抵达 谁走、谁留,

  家中开始一场无休止的讨论 1月27日,英国启动了撤侨的计划,安娜打电话录入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她说,我把你的信息写进去了,他们说家人可以一起走。我说,安娜,如果你们能走,我会留下来。我父母、姥姥,还在。年轻人最有可能扛过病毒,我要留下来,直到封锁结束。安娜说,我能理解。家里开始一场无休止的讨论。父亲说:“能走一个是一个,你留下来,能干什么?”我说:“我要蹭长假期。”母亲问:“你留下来到底有什么目的。”父亲答:“他不想被人说是逃兵。”1月28日,德国派军机来的请求被拒。连着两天,安娜挂在嘴边的话是,法国人居然做到了。她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的两个祖国落后了邻国。她终日在房间里打电话、发邮件,不放过一条小道消息。她远在欧洲的父母也已俨然生活在中国的时区。

  1月31日,多家媒体援引德国外长Heiko Maas,报道德国将派包机从武汉撤侨终于, 一家人看《别告诉她》时,坐在椅子上的安娜突然立起,我们等她的宣告。“德国人要来了”,她说,“但是,我们要被强制隔离两周。”麻烦不止于此,离开的人要经过医学检查,有症状则不能走。没有说孩子和家眷可否同行。英国撤侨飞机想在1月29号起飞,在机场被困两天,争论的焦点是孩子与家属问题。在家中,母亲把大人的口罩改成儿童用,向内折,用线缝上。父亲找开车去机场的上报机构。安娜不情愿地签下了强制隔离的同意书。我为隔离期间准备儿童电影。孩子惊奇地发现,我们在为出行准备大量日常限额的饼干和电影。我说,这是中国新年,还没有过完。

  1月31日夜晚,晓宇全家前往机场 临行前没有人知道要在机场等多久,

  我们也没有过多的告别 一月的最后一个夜晚,我们出发了。德国飞机抵达的时间临时提前一天,要求我们八点前到机场。红绿灯时遇到飙车的摩托,一左一右,在空旷的大路上疾驰。手持名单的检查员在机场收费站,确认后再过军队的岗。机场门口的防爆检测变成了体温测试。出发大厅里有韩国人、印度人、孟加拉人、斯里兰卡人、土耳其人、德国人。三名德国官员出现,穿橙色马甲。他们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张中式的木桌,两把椅子。从包里,掏出德国国旗放在桌角,开始登记。多亏英国人前面的拉锯,孩子、家属今天都可以上飞机。我们心中卸下了一块石,但是没有人知道要等多久。

  1月31日深夜的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航站楼内时间从八点到了十一点,孩子在机场跑乏,也不愿再戴口罩。我把他抱到车上睡觉,远离机场人群。他非让我抱他在前座睡。过了午夜,我的手臂麻了,也困得睡去,直到手机响起。凌晨三点半,没有一点进展。机场冷飕飕的。起初防护严密的人群,这时候被击垮,他们摘下口罩和手套,敞开地吃零食和泡面。又这样过了两个小时,我们把行李登记,开始排队体检。安娜怀中的孩子,穿着红色的袄子,像一团火,睁开眼睛说:“回家,爷爷奶奶家。”我们没人搭话。我说,“这次不陪你和妈妈了,要是妈妈不让你看佩奇,你打电话给我。”他说,一起走。行事匆忙,我们都没顾得上给他打要分离的预防针。我们没有过多的告别,两天没怎么休息,口干舌燥、头昏脑胀。他们消失在白色和黄色防护服的身影里。飞机第二天早上九点才起飞。

  德国盖姆斯海姆军营隔离区外景 离开后的隔离:

  每个家庭成员压力大,孩子尤其煎熬 现在,我们保持每天的视频聊天,包括和夫人的父母,他们比我们更焦虑。德国的隔离政策是:每天检查,如果在一百多名隔离的乘客里发现新的感染者,隔离时间就要重新计算,也就是重启两周。这给大家都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撤侨航班上有2个确诊病例。)营地是单间隔离,和酒店房间差不多,有公共活动的空间,可下楼在院子里活动。隔离区由德国红十字会的志愿者运行,亲友不能送包裹进去。一开始的条件不能满足家庭的需要,比如孩子用的食品和餐具欠缺,吃的也较简单,后面做了调整。第二天,志愿者带来了孩子的玩具,饮食上也逐渐丰富。同行的隔离人里有瑜伽教练,组织了瑜伽课。现在大家心态上都轻松多了。但对于孩子来说,他还是难以理解为什么不能出去,这对他是考验和煎熬。14天隔离期结束后的2月17日,他们又再次进行了检测,确认同批隔离的人都没有出现反应,已经回到家中。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任志强被抓的细节曝光 儿子和秘书也被带走
2 紧急时刻 可使美国迅速扭转的新技术已出现
3 中共外交部各方突然乱表态,问题到底在哪里
4 暗流涌动 习近平提前调兵防政变?
5 “批习”被列重案 亲人受株连 任志强这回悬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北京出大事?川习通话6小时后美军罕见大动作
2 中美外交可能要出大事了,更猛战狼巴黎横空
3 “厉害了我的国”!终于有人知道踩刹车了
4 美国三大报社终于坐不住了 向中共发表联合声
5 任志强被抓的细节曝光 儿子和秘书也被带走
6 紧急时刻 可使美国迅速扭转的新技术已出现
7 惊!6万"武汉逃亡者"路线 与欧美疫情吻合?
8 中共外交部各方突然乱表态,问题到底在哪里
9 北京风向变得太快 都来不及转过脸
10 武汉即将解封 当地医生忙在亲友群发警告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2
3
4
5
6
7
8
9
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