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中国嘹望 > 正文  
在最疯狂的年代里,连“战狼”都开始内卷
www.creaders.net | 2021-03-29 15:36:10  海边的西塞罗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1

为什么“理性的战狼”最后都灭绝了。

拿一个压箱底的历史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愿您喜欢。

1946年初的某一天,美军驻东京宪兵司令部,来了一个身着和服的老头,从他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脚步和每次迈步时都很痛苦的表情中,谁都不难看出此人已经时日无多。

但这老家伙刚说了两句话,就把在场所有人都惊着了。

第一句是:“我是来自首的,我觉得我有资格成为甲级战犯。”

第二句是:“如果由我来当(日本陆军)总参谋长,根本轮不到你们今天在这里耀武扬威。”

是的,这个主动跑到盟军宪兵司令部“自首”的怪老头,就是曾经号称日本陆军第一参谋的石原莞尔。

作为“九一八”事变的策划者和发动者,我们中国人对石原莞尔这人非常熟悉。

image.png

但有趣的是,在1946年,石原莞尔这人在美军那里是名不见经传的,二战结束时,石原莞尔在家里等着被抓,等了几个月都没有美军上门,美国人居然没想起有他这号人……

石原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莫大侮辱,才主动跑去自首。

而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小圈子里,石原莞尔此时地位也不咋地,由于他在战争末期屡次批评东条英机的政策,反对对美开战,他已经成为了狂热派军国主义分子口中的“非国民”(日奸)。

那石原莞尔是怎么从一个发动“九一八”的日本“民族英雄”,落魄到这副模样的呢?这里面有点故事。

1889年,石原莞尔出身于日本东北山形县。

用今天的话说,石原莞尔这人算个典型的“小镇做题家”:出身不是特别好,但特别聪明,从小在所有学校里都是不怎么学就拔尖。

报考陆军大学时,当时面试的一道考题是:“机枪应该怎样使用?”

考官想得到的答案,就是一战那个打法——前面架上铁丝网、蹲在堑壕里突突突。

但石原沉思片刻后,居然回答说:“装在飞机上,对地上的步兵扫射!”

这个回答把所有主考官们都说愣住了——没人想到机枪还能有这种用法。

这一年是1915年,石原所预言的战斗机,刚好在当年的4月份被法国人发明。

image.png

这种人投身军旅,按说也算如鱼得水,但石原整个军校时代都郁郁不得志。

在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时,毕业学生前五名就能得到天皇赏赐的银怀表,而校方偏偏以“品行恶劣”为由将石原“操行分”打得很低,其名次被拖到了第六名。

在陆大学习时,石原再次走背字儿。他的毕业成绩本来是第一名,按规矩,首席毕业生享有觐见天皇并发表御前讲演的荣誉,可临到快结业时,校方突然找了个理由硬生生把他弄成了第二。

石原这种走哪儿都走“被针对”的原因之一,是这人确实恃才傲物,走哪儿都把同学甚至老师当傻逼。

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日本军队当时“内卷”风气已经很严重了:

日本这个国家本来在武士道的熏陶下就有尚武风气,男子乐于从军。明治维新之后,由于长期奉行的军事优先政策,全社会的精英又优先向军队集中。

image.png

但军校年年都有学生毕业,日本军队却不可能无限度扩编。相反,一战之后,各国都开始裁军,日本军队内部岗位竞争开始空前激烈。

任何社会都一样,内卷一激烈,总有有门路的人会去拼爹。

比如后来当上日本首相、又成为二战日本首席甲级战犯东条英机。

这家伙有个身份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老爹东条英教是日本陆军大学首届首席毕业生,在日本那个啥事儿都看学历的“学历社会”,陆大首届首席这还了得?所以东条英机虽然不聪明,也没什么耀眼功绩,但一路官运亨通,这里面不得不说有恩荫的成分。

而石原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人:除了有了学霸老爹,这家伙哪点比我强?我凭什么混的没他好?

image.png

石原:我搞了这么多事,只为了和东条坐在一起照张相?

于是石原一辈子都致力于嘲笑东条的无能,说他是“东条上等兵”,说他只配去看仓库,还只能管五挺机关枪。

一直到东京审判,石原作为证人出庭,还不忘在法庭上抓住一切机会diss东条,把询问他的检察官都惊着了。

可石原的出身比较低微,出来混只能靠自己,看到自己这么有才却处处受打压,心里当然有气,发誓要出人头地:

而当时的日本军界没有意识到的是:正是石原和他同辈“寒门军官”的这种心态,为旧日本的毁灭敲响了丧钟。

2

1928年,毕业后几经辗转始终混的不得志的石原莞尔,终于在河本大作的推荐下成了关东军参谋。

其实这个职位也不算好:别看关东军日后被吹捧为“皇军之花”,但在当时却颇不受待见,当时的关东军其实就是南满铁路的铁路驻防部队,不仅力量弱小,只有一万人,而且按照日本文官政府的打算,关东军还面临日中《租借南满铁路条约》到期后卷铺盖走人的尴尬前景。

image.png

也正因如此,这支部队一度成为日本陆军用以打发没门路、不受欢迎军官的回收站,这种安排让关东军内部积聚了大量郁郁不得志的军官。

爱国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这批军人越是郁郁不得志,就越要以“忧国忧民”为己任,用以发泄自己积攒了一肚子的青春荷尔蒙。恰在此时,石原莞尔如同一个火星,落在了这个火药桶上。

此时的石原莞尔已经年近不惑了,天资过人外加半生努力,却落了这么个下场,你可以想见他有多窝火:既然你们不把我当盘菜,那好,我就非得搞个重磅炸弹,一鸣惊人一下,让你们不得不重视一下我这个天纵奇才!

于是石原用他聪明的脑袋和能写的笔杆,搞出了一套“最终战理论”。

所谓的“最终战理论”,就是东西方之间迟早要有一战。

当时在日本,抱有这个想法的人非常多,20世纪20年代的日本其实有点灰头土脸,对外扩张受到英美压制不说,国内还又是地震又是经济危机。日本人肚子里都憋着一口恶气。都觉得和这些国家必须打一架。

而石原用理性、有逻辑的文笔,把这个问题点破了,顿时受到了热捧。《每日新闻》连发30多篇社论为其捧场。石原成了“网红”。

不仅点了问题,石原还给了解决思路。石原说:日本国土纵深太小,根本无法进行一场现代战争,要想和西方打,首先得有个后方基地,而这个基地就是满洲(中国东北)。

你看这个理论多完美。一下子为关东军的闲散愤青们指明了方向:原来我们脚下的土地不是“被流放地”,是“创业热土”啊!

于是石原在关东军聚集了大批“粉丝”,变成了连上司都对其言听计从的“关东军大脑”。

 

image.png

一般的网红博得名声就该收手了,但石原的特点是不仅敢说,更敢实干。

这时,日本陆军的奇葩特质显现出来——表面看上去,日军似乎是一支近代军队,有着严格的军法。但在实际操作中,只要你打出“爱国”这杆大旗,干什么都没人敢拦你。

石原正是抓准了这一点。他和拥趸们对于“九一八”事变的策划,是打着“维护日本生命线”的旗号大张旗鼓地进行的,弄到最后,连驻朝的日军居然都公然越过国界,跑到东北来“帮忙”,说既然皇国兴废在此一战,那我们“共襄盛举”好不好?

如此目无中央的私下军事调动,日本军部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派了个叫建川美次的大将去视察,建川此人也是追捧石原莞尔的脑残粉。有飞机不坐他非坐船,到了朝鲜又坐火车,一路磨叽到沈阳(当时叫奉天)。下车的时候,刚好是1931年9月18日夜。

到了地方,建川看到关东军上下一片整军备战的气氛,摆明了要在今晚搞个大新闻,于是干脆跑到酒馆来了个一醉方休。

那意思是:你们愿干啥干啥哈,我没看见。 

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石原和他的小迷弟们自己却犹豫了:张学良的东北军不仅人数绝对占优(关东军一万,东北军三十万),而且武器装备也比关东军精良,机枪是捷克造,飞机、坦克也一应俱全。关东军与其对赌,赢面实在太小了。

于是就在事变之前,石原跟几个“九一八”事变的主谋开了个最终会议,有神棍气质的板垣征四郎搞了个占卜仪式:拿了一支铅笔竖在桌子上,手松开,往左倒就干,往右倒就不干了。

结果这铅笔还真就朝右边倒下去了。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那就散伙回家洗洗睡呗?明天去给建川将军接风洗尘?

……

历史的偶然性在这一刻突然起了作用。

坐中的今田新太郎,此时突然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跳上桌台就来了一句:“你们不干?我一个人干!”

熊熊燃烧的二杆子精神激励了在场所有人,大伙儿群情激奋,“九一八”事变就这么被敲定了。

 历史的诡谲有时就在于偶然,石原莞尔左算右算,没算到自己的狗屎运竟然这么好:“九一八”事变中,张学良这小子一枪没放就撤了,等建川美次从酒桌上爬起来时,几乎半个东北已经江山易手。

石原莞尔的“最终战理论”就这么实现了。

而石原和他的一种小迷弟,经此事变一跃成了日本的“民族英雄”,石原不久之后就被调回军部中央,上任为手握重权的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从此升职加薪走上了人生巅峰。

 3

石原的成功,表面上看就是个“战狼”成功的故事。但用心分析,你又发现他不仅仅是个战狼。

石原莞尔这种人的性格,有点像个洋葱:他初看是个怪人,但剥开怪胎的外衣,你看到的是一个绝顶天才,而摘下天才的面具,你又看到了一张军国主义愤青的脸,但在这个愤青的内心深处,又藏着一个稀世战略家的精巧心机。

这些不同层次人性在他生命中的依次展开,构成了石原莞尔在不同人生时代的不同行为逻辑。

回到东京任新职,石原的态度突然大转弯,成了日军内部极力鼓吹对华怀柔的旗手。

其实这跟石原之前的计划思路也相符,按照石原的计划:日本现阶段对于中国的挤压应该到此为止。中国东北拥有丰富的工农业原材料,日本应该抓紧时间好好发展这片抢来的风水宝地,积聚足够的战略实力,而中国在羽翼丰满以前是不敢跟日本贸然开战收复领土的。

在这种战略僵持下,中国进步,日本同样也进步,中国的收复行动将遥遥无期。等过上个二三十年,日本完全消化了“九一八”获得的侵略利益,将再进一步对中国展开肢解蚕食……

如果石原的这个计谋能够得逞,我真不敢想象百年后的亚洲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果日本持续占据朝鲜半岛、中国东北和台湾,获得了足够的发展体量,并插手干扰中国的统一和发展,这个国家可能真的会实现它称霸亚洲、问鼎世界的野心。

但对日本不幸、而对我们万幸的是,石原这个人算得准的世界大势、却算不准人心。

可能石原莞尔自己也没有认识到,他的九一八冒险,宛如一滴催化剂,让原本已经内卷严重的日本军队内部发生了一系列连锁化学反应。大量在日本军队内部出身寒微,想出头又没有机会的后辈们把他的传奇故事当成了“晋身正途”——既然中国这么好欺负,成功之后自己又名利双收,那为什么不跟石原桑有样学样呢?日军内部各色“小石原莞尔”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image.png

本来在石原莞尔的理念里,日本在中国东北“赌博”成功就该收手了,但“小石原莞尔”们觉得这样不够啊!不喊新的激进口号,不发动新的冒险,怎么显出我们的能耐来呢?哦,你石原莞尔靠当了回“战狼”吃饱喝足了,可我们还饿着呢?许你干就不许我们干?

所以就有了各色山寨版“最终战理论”,思路都是差不多的:

石原觉得日本太小,要抢来中国东北(满洲)当“纵深”?

那好,我就提出“满洲”也太小,需要抢华北、内蒙当纵深。

又来一个说:华北、内蒙也不够啊!我们要把华南当纵深!

又又来一个说,华南也不够,把中国全占领好了!

又又又来一个说,中国也不够啊,要搞绝对防御圈,要撕破“ABCD(美英中荷)包围网”啊!

……

爱口号喊得一个比一个响私底下呢?全都是个人算计,因为这帮人很明白,只有新冒险才有新的升迁机会。他们才能出头。

山寨版“最终战理论”就这么一步步往外推,“小石原莞尔们”没有石原本人的对于战略的精细考量,野心却个个都比他大。

而且“九一八”之后,日本的环境也非常邪门,无论在军界、政界、舆论界,那些呼吁收缩、和平很容易被少壮派“天诛”,激进好战却无比政治安全。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激进主义的战狼们陷入“内卷”当中,比着扯嗓门。

于是石原莞尔的倒霉日子来了。

4

1936年冬,时隔数年,石原莞尔又重新踏上了中国东北这片他当初“发迹”的土地。

石原此行的目的,与当年建川美次相同,也是来救火的——当时,他的后辈武藤章在关东军做参谋。

image.png

野心勃勃的武藤章想对石原有样学样,筹划制造“绥远事变”以在中国内蒙古搞第二个伪“满洲国”。

石原获知消息之后,立刻坐飞机飞过来劝诫。

石原和武藤在日本国内都属于“统制派”,曾经很熟。所以两人见面之后,石原连“吃了没”之类的寒暄都没顾上说。直接就开始教育起后辈:九一八之后中国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日本当务之急是消化“满蒙利益”,不能急于扩张。英美已经盯上日本,再有动作势必引来制裁……

应当说,石原的这些预判,后来都被证明是正确的。这人不愧是个战略家,所有预判都很准。

但对这些煌煌之论,武藤章一句话都没听进去,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算是对“前辈”表示尊敬后,一句话就怼回来了:

“石原前辈,我们不过是在重复您当初在满洲干过的事情,这有什么错吗?”

石原没话说了——对啊,你石原当初不也是靠这套一夜发迹的吗?都是“爱国”么,我们的爱国心比你还炽热,你干得凭什么我们干不得?“爱国”也得论资排辈还是怎么着?

于是石原只好灰溜溜的走了,回去眼看着武藤章和新一代“冒险者”们推动对中国的全面侵略。

image.png

无力阻止的石原此时变身和平鸽,说“日本再战必亡”啊!对华战争就是个“泥潭”啊!国民一定要理智、清醒啊!

原先将其奉为“英雄”的军国主义分子一看: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石原这细眉小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了!

取关!脱粉!石原的人气很快就掉光了。

再后来,依靠山寨他爬上来的武藤章等人“衣锦还乡”,干脆将石原排挤出了军部,他以一个虚职黯然退役,当了一段教书先生后,还是本性难改,居然在东条英机当政时代公然批判政府政策,鼓吹“东亚和平”,连工作也丢了。

1945年战争快结束时,由于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军舰战机已经被美军打了个干净,天天挨炸的新一代“愤青”们满腔“爱国热情”无处发泄,于是就在国内揪斗“非国民”,找了一圈,发现身边居然还有这么个老家伙呢!天天宣扬“对美再战必亡”,顿时就把石原当了美帝国主义的走狗,扬言要杀了他。

说到这儿,你能理解石原莞尔为啥急着去美国人那儿自首了吧?

死在美国人手里,好歹算他作为“昭和青年”的“求仁得仁”,若是真被新一代“爱国志士”的“天诛”,那就太搞笑了:老一代“战狼”被新狼崽子当帝国主义舔狗给咬死,这算咋回事呢? 

但石原最终也没逃脱命运安排给他的黑色幽默。

虽然他去“自首”了,但美国人却就是不肯把他当甲级战犯抓起来。

因为美国驻日司令马克阿瑟铁了心要放天皇和大部分日本右翼一马,只找东条英机等人当替罪羊。战后对日本的清算,是遵循“东条必办,反东条不问”的原则的。

而如前文所述,石原是最恨东条的。所以训问了半天,美国人一拍桌子:原来你是反战人士啊!

可来都来了,那就当个证人吧。于是东京审判多次传唤他出庭作证,石原每次都想长篇大论,想强调自己才是“最终战”理论的提出这——现在坐在被告席上的那些家伙,那都是山寨我的!

image.png

每到这个时候,美国检察官就说:行了行了你打住,“不必说那么多,我的问题,你只需要回答yes或no就可以了。”

然后石原莞尔就被放回家了,他在郁闷的心情中,只比其痛恨的东条多活了不到一年。

1949年8月15日,日本“终战纪念日”当天,石原莞尔悄无声息的因病死于家中。

美国占领军对石原的备案是这样的:“知名反东条人士,和平论鼓吹者”。

 5

江山代有战狼出,各领风骚三五年。

不知你是否会感到奇怪,为什么激进主义者很少有能将自己的激进控制在一定边界内?总难免走向疯狂?难道就没有“理性的激进主义者”、“理性的战狼”吗?

石原莞尔那充满黑色幽默的人生会对我们有所启发。

在一个封闭的、只允许一派声音发出的环境中。一种理论即便最开始有一个理性、务实的起点,也最终会经历“逆向淘汰”,被更激进、不理性的思维所取代——那是一个逆向淘汰的无底洞。

而在这场疯狂的内卷中,没有人能最终得利。哪怕你是战狼本狼。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王毅这次得意的太早了
2 美国等12国防长罕见发表联合声明
3 习近平授意杨洁篪“撒泼”?余茂春透露内幕
4 在中国玩“换妻”被判聚众淫乱 6人不服
5 女子安乐死"从清醒到结束"仅4分钟 遗言让人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王毅这次得意的太早了
2 电影都不敢这么拍:世界上第一个劫机成功的
3 美国等12国防长罕见发表联合声明
4 习近平授意杨洁篪“撒泼”?余茂春透露内幕
5 在中国玩“换妻”被判聚众淫乱 6人不服
6 女子安乐死"从清醒到结束"仅4分钟 遗言让人
7 川普没做到的 拜登正实现:一道铁幕正缓缓
8 中共外交部宣布对美国加拿大实施制裁
9 高盛砸盘逃命!“人类史上最大单日亏损”细
10 报告难产!美国前CDC主任直言:新冠源自实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中国:战术上的胜利,战略上的 翰山
2 老同学聊杨洁篪在美中高层会谈 一草
3 华人教会请不要参加3月27日的 生命季刊
4 上周末的亚裔大游行,一场作秀 解滨
5 文化马克思主义正在毁掉美国 解滨
6 到底谁在欺凌美国亚裔?(含视频 生命季刊
7 回首往事: 解读酒友老杨(洁篪) 文庙
8 高天阔海:2020,中国的又一拐 万维2020年
9 丢掉幻想,准备打仗! 云乡客
10 困在日本成田机场三天 人参花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中国:战术上的胜利,战略上的 翰山
2 鲍二承认说谎,川粉情何以堪 随意生活
3 美中接触伊始,要论输赢尚早 随意生活
4 回首往事: 解读酒友老杨(洁篪) 文庙
5 俺老妪有个问题请教各位 体育老师
6 美中间进行冷战的六个实际步骤 随意生活
7 困在日本成田机场三天 人参花
8 北美华人不存在受群体歧视的可 施化
9 要命的中美关系:不要命的对抗 阿妞不牛
10 中美冷战已经这么多年了,还没 阿妞不牛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