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评论 > 正文  
大瘟疫过后的世界会怎么走?
www.creaders.net | 2020-04-18 11:59:13  万维读者网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大瘟疫过后的世界会怎么走?——访政治旅游学家伍飞先生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网友上官云晶来稿:如果说谁是世界政治旅游学的奠基人,或许非华人学者伍飞先生莫属。虽然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哈佛、耶鲁的教授就提出了“政治旅游”或“旅游政治”的概念,但因缺乏系统的理论支撑,所以一直以来只停留在“思想的火花”阶段,直到21世纪——2008年伍飞先生论著《旅游整合世界》的出版,“政治旅游”理论方成体系,学界才普遍认为,“政治旅游学”终于可以成为一门学科了。

001.jpg

论著封面

伍飞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做过媒体总编。15年前转行做学术研究。2005年,其提出“旅游整合世界 人类共享文明”的理念,即刻被媒体誉为旅游界的“地标性”格言。多年来获得“东亚旅游十大知名人物”等殊荣。2012年12月,伍飞应邀出席联合国记者协会颁奖年会,并作主题“旅游整合世界 人类共享文明”的书面演讲,受到各国嘉宾欢迎。主办方还向包括潘基文在内的来自全球500余位嘉宾,赠送了其论著,成为联合国历史上的首次。

002.jpg

向潘基文赠送签名著作

许多文章认为,与大名鼎鼎的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一书中所表现出的悲观情绪相比,伍飞则是一位乐天派。其论著以“旅游”为视角,揭示人类文明的发展规律,指出人类的终极目标——“旅游整合世界”。或许有人会说他的理论,跟古人说的“大同世界”以及眼下泛滥的全球化理论大同小异,并不稀奇。众多学者却认为,与历史上大而幻的空洞理念相比,伍飞先生的理论无疑更接“地气”,至少为人类实现“大同”社会找到了一条路径。

眼下大瘟疫正折磨着全人类,在政治界、学术界,有关各种全球化的倒退论、终结论甚嚣尘上,人类何去何从又急切地摆到了桌面。瘟疫过后,人类是往回走,还是继续往前走,人类到底还有没有未来……带着一系列的问题,一个春日的下午,笔者采访了伍飞先生。这位平素并不愿多露脸的学者,在他认为人类转型的“关键时刻”,滔滔不绝地回答了笔者的提问——

笔者:伍老师您好,现在全球还在“抗疫”之中,但许多精英认为,这次疫情将给人类带来“百年未遇”甚至“千年未遇”的“大变局”,您是怎么看的?

伍飞:我同意“大变局”的判断。至于是“百年未遇”还是“千年未遇”,我想应该放在历史的坐标中去衡定。我们大家都知道,目前人类正处在传统社会向信息社会跨越的时代,这一次跨越,与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跨越都有不同,这是人类的一次整体跨越。无论是先进的还是落后的国家,通过互联网,都可生活在信息社会同一个屋檐下。所以说是“千年之变”一点也不虚夸。

实际上,我们讲人类处在“大转型”、“大变局”中已经好多年了,把这次疫情看作是“大转型”、“大变局”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可能更科学。因为它可能促进这种“大转型”、“大变局”的加速完成。许多原本看不到人类发展方向的传统政客,通过这次大瘟疫,可能对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和历史进程会有更清醒的认识。政客看到了方向,国民才跟着有希望。如果政客在历史大转折时期也摸不着北,百姓就活得憋屈。去年法国的黄衫军运动,实则就是这种现象的反映。

如果不是今年突然冒出个“新冠病毒”,目前席卷西方世界的估计就是“黄衫军”了。为什么?因为走在世界文明前列的西方国家遇到了历史的瓶颈,不知道下一步往哪儿走了。“福利社会”后劲不足,传统政客又不能给人们带来新的激情,年轻人不上街闹事才怪。这跟多年前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如出一辙。只是这次“新冠病毒”的到来,把所有的“大巫”都变成了“小巫”,“新冠病毒”击中了全人类的痛点,不停下来思考都不行了!

笔者:您认为通过这次疫情的打击,会给西方世界带来哪些认知上的改变?

伍飞:不少学者在谈到民主时,都有这样的表达:在一个或几个国家实现民主,那不是真正的民主,只有民主在全球实现,才是真正的民主。但许多西方人不明白这个道理,问:“我们的民主怎么不是真正的民主呢?我们在实实在在享受文明成果啊。虽然不时有难民涌进来,我们毕竟可以承受!”这次疫情无疑给了这些长期拥有 “民主优越感”的欧美人当头一棒,或让他们幡然醒悟,没有全球的民主,他们美滋乐滋的“文明成果”可能得而复失,至少大打折扣。所以,此次疫情从短期来看,是坏事,但从人类历史的发展来看,也有其积极的一面。正如中国文化所谓“祸,福之所倚”。这次大瘟疫或让西方国家更加清楚,在地球村时代,一旦发生危机,谁也没法独善其身,而防止危机发生的最好方法,就是价值观相同。

多年以来,我们的现实悲剧是,地球上大部分政客身子进了21世纪,脑子却还留在20世纪。传统社会里的名言“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虽然还有市场,殊不知随着信息社会的深入,已在悄然发生变化,“没有永远的朋友,就没有永远的利益”,已经开始唱响人类文明的主旋律。这次大难或让西方精英,在痛定思痛中领会到,没有毅然决然的纠错,就会有下一个刻骨铭心的痛。全球化不是带给我们痛楚的主因,没有真正意义的全球化才是让世界吞苦果的缘由。

笔者:那您认为全球化还是很有希望啰?

伍飞:首先我们应该明白,全球化并不是由我们的主观意志决定的,而是人类文明的发展规律。平时大家都在谈全球化,但真正了解全球化涵义的并不多。全球化分为四个层次,最早实现的是信息全球化,短波的出现是标志;其次是“距离”的全球化,也就是物理空间的全球化,波音客机的问世是标志;第三则是经济全球化;人类最后一个全球化,就是文化的全球化。

我曾经在拙作中写道,人类的交流已进行了两次大的飞跃。第一次发生在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由于生产力的提高,人们有了闲时和经济条件,旅游不再是少数人的专利,人类开始进入“大众旅游”时代;第二次飞跃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由于前苏联的解体,经济全球化得以真正实现。人类资源、资金、技术、产品、市场的大规模流动,促动了人类前所未有的交流,人类进入到“全球旅游”时代。人类旅游活动的第三次飞跃虽然还没有发生,但当有一个现象出现时,则表明第三次飞跃已经开始,那就是“核心价值观”的统一。

人类第三次飞跃的结果将导致“地球村”的真正实现,也就是古人说的“大同世界”的建立。为什么说“核心价值观”的统一,才是人类旅游活动第三次飞跃的标志呢?因为只有全人类“核心价值观”的统一,传统的政治、宗教矛盾才能基本消除,人类交流的成本才能降到最低,人类才能最大限度地将地球资源,用于提升人类的整体力量,而非浪费在制造屠杀自己的武器上来。

经济全球化已经实现,文化全球化已经开始,如果有人想阻止全球化的潮流,那就要看他能不能阻止信息社会的发展。因为人们了解的外部世界越多,就越会促动其交流的动机。所以说,政客们与其打算做违背人性的倒退,不如循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规律大胆往前走。

笔者:您的观点相信会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但人类如何才能快速做到“核心价值观”的统一呢?

伍飞:最快的方法当然是像古代那样打仗,战胜方往往能迅速将自己的文化、信仰移植到被占领方。但人类已经到了21世纪,科学和人文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如果仍然要靠武力解决歧见,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悲哀。二战以来,许多精英为地球和平提供了诸多方案。我在拙作中,也提到:鉴于各个国家、各个地区的历史、经济、文化千差万别,人类还无法同步进入民主社会,这就要求已经进入民主社会的国家,帮助而不是强迫“落后”国家加快民主步伐;而那些尚未实现民主的国家和地区,必须以理性的眼光看待人类文明的发展规律,要充分认识到,世界“多元化”并不是落后体制或文化的保护伞,“多元化”是人类文明的一种积极生存状态,是一种优化中的“多元化”,如果寄希望于“多元化”,来对落后甚至反人类的行为予以延护,那是与“多元化”的本质相违背的。

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尊重和维护“多元化”的世界,并不能否定人类普世价值的存在。当科学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西方要进行工业革命,东方也要进行工业革命,因此工业革命及其成果就是文明的共性。同样,民主、自由、平等,是人类的普遍追求,是人类的精神文明成果,每一个地球公民都有享有的权力。科学与民主并不是西方的专利,只是西方在科学与民主方面实行得较早、较完善而已,不能将民主与科学和西方文明划上等号。

当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政治家虽不能左右历史,但能影响历史。一些好的模式,本来看起来可以落地,但因为这次“新冠病毒”,也可能寿终正寝。人类剑拔弩张的几率大大增加,人类仿佛又到了大战的边缘。

笔者:您的书中对“世界政府”的出现着墨甚多,您认为疫情过后西方国家会如何重建世界秩序?请说具体点。

伍飞:重建世界秩序首先是重构国际组织。我对“世界政府”的出现充满乐观。我认为这在21世纪——接下来我们的日子里,是一种刚性需求。联合国是一个工业文明时代的产物,到了该收摊的时候。或许有人寄希望于它的转型,但现实是,改良有时不如推倒重来简单。联合国自诞生之日起,其最大诟病就是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制”,每个常任理事国都能一票否决联合国任何重大决议,导致批评者认为其数十年来几乎一事无成,更有民众把联合国比喻为咖啡厅,滥用纳税人的钱。许多地球精英认为,世界若不改变此现状,人类文明将在生态破坏和恐怖主义的双重夹击下,遭受灭顶之灾。事实上,联合国成立不久,像爱因斯坦、丘吉尔、罗斯福以及甘地等人,就呼吁各国政府进一步采取措施,建立一个真正能管理世界的“世界政府”。

现在是时候了。我两年前就曾经在万维网发表过一篇类似文章——《警惕川普退出联合国》,大家有兴趣不妨看看。我认为,这次疫情加速了联合国解体的可能,日前英国议会呼吁世界卫生组织“另起炉灶”,就是先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显而易见是冲着中国来的。他们想把中国排除在新的国际体系之外,如果中国没有根本性变革。客观地说,从现在开始,中国领导人所承受的压力将会越来越大。因为这次世界秩序重建的起点和归宿,就是围绕中国进行的。是和大家打成一片,还是死扛硬顶,考验着政治家们的智慧!

笔者:如此看来,您对中国的前途是悲观还是乐观,为什么?

伍飞:我认为在此处用“中华民族”这个词可能更准确。我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充满信心。我认为中华民族从未像现在这样,看到回归世界之巅的曙光。现在网路上有许多著名预言家的预言,“异口同声”指向中国将“拯救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么,在什么情况下有这个可能呢?当然是中国和世界“想法一样”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试想,如果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终于和世界一样拥有现代化的机制,中国“拯救世界”是不是就会由可能变成现实。中国的优势:人多、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更为重要的是,有了一大批懂得国际玩法的人,一旦有了好的机制,释放全民创造力,中华民族的竞争力将成倍爆发。加上诸如“天人合一”、“达者兼济天下”的传统文化思想,必定受到世界各国真心拥戴。那时的中国,硬实力和软实力齐上,一呼百应,不想当世界领袖都难。台湾、香港更是归心似箭,哪用得着威言恫吓。

人类一旦“核心价值观”统一,中国、美国、俄罗斯等大国便是“世界政府”主要张罗者,“世界政府”不再像联合国那样,长期以来只扮演“和事佬”角色,而是主动规划地球,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人类不再需要军队,只有警察;人类的财富不再做航母战机,而用于消除贫困、开发宇宙。人类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大,地球人实现梦想的机会越来越多,传统社会束缚个人成长的因素全部消除,只需要战胜自己。

我常常说的一句话是:“当我们知道人类的未来是一个什么摸样时,我们会发现我们今天所做的许多事都是傻事!”例如全球现在每年用于军费的开支近万亿美元,而解决全球贫困人口只需要6000亿美元。黑格尔说:“存在的即是合理的。”人类文明的进步当然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剧本早已写好,只是看谁的表演更精彩!

随着文明的进步,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在思变,思“稳变”、思“和平变”,大规模的战争都不是地球人所想要的。自古以来,政治家和思想家是孪生兄弟,真正的学者,不偏不倚,只对规律负责。聪明的政治人物则善于利用规律,顺势而为,从而功成名就,青史留名。

人类发展到了关键时刻,中华民族也到了关键时刻。在各种力量较量的“关键”时期,一些当权者在大是大非面前最终“从善如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他们毕竟也在21世纪,生活20年了。这是我的判断!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谭德塞态度急转弯!中共这下尴尬了
2 朝鲜重大变故?金日成金正日肖像被卸下
3 北京恐出事 军中连续异动 两会前忽发护习呼
4 不寒而栗 历次运动竟是他为中共“出谋献计”
5 钟南山公开承认:政府隐瞒新冠疫情真相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谭德塞态度急转弯!中共这下尴尬了
2 中国楼市传来3个“坏消息” 比房价下跌还可
3 朝鲜重大变故?金日成金正日肖像被卸下
4 一篇文章爆火 招来对任正非如山似海的口诛笔
5 官场流行词“七亿赵” 赵正永淫乱生活令人咋
6 北京恐出事 军中连续异动 两会前忽发护习呼
7 不寒而栗 历次运动竟是他为中共“出谋献计”
8 钟南山公开承认:政府隐瞒新冠疫情真相
9 在美华人的三大认知问题
10 打到痛处了?中共商务部气急败坏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牧嫂-室外设计:我的花园 lone-sheph
2 反川与亲共就差一个点赞 特有理
3 一家出逃的是中山大学医学院院 一草
4 去年中国之外不可能有武汉病毒 右撇子
5 898中国必须在60天之内接受全世 和颜清心
6 武汉病毒的源头及展望 远方的孤独
7 什么人反共也反川? 不合群
8 土共最近为何突然成萎哥了? 山蛟龙
9 六个月后,美国和世界将摆脱川 生命之轻
10 金正恩神操作 “皇姑屯”事件翻 胡亥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反川与亲共就差一个点赞 特有理
2 挺川反共,川普,习近平,和奥 远方的孤独
3 什么人反共也反川? 不合群
4 华裔快上眼:比疫情更糟心的事 格致夫
5 欧美发达民主国家,何以在病毒疫 体育老师
6 关于新冠病毒跟新天狱博讨论 花蜜蜂
7 川普对中国“疫战”VS小布什的 格致夫
8 打包反弹:粉川与亲共的一致性 一草
9 真忠于美国者:赶快站出来支持 格致夫
10 川普死亡时钟及奥巴马门 特有理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