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留学移民 > 正文  
温哥华农场姐的养鸡生活
www.creaders.net | 2019-11-17 16:42:51  BCbay专稿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双木子晴

  2019年 5月1号,我入手了一批蛋鸡鸡苗。

  我订了19只母鸡,1只公鸡,当时正值五月,大温哥华地区的五月依然有着春寒,那群无母的小鸡们起初大家挤在一起抱团取暖,一放在太阳下,立马精神来了。

IMG_3884.JPG

  它们的眼睛比第一天刚来家里的时候更大更黑更有神了,目光甚至看上去很机灵的感觉。它们好奇地抬头四处看着,幸好当时个子细小,在箱内有限的空间跑来跑去嘻戏着还是够空间的,它们十分满足,开心地吱吱唱着。

  白天我们把纸箱搬到阳光下晒,箱子上面盖网,晚上拎回室内(当时还没有建鸡舍,又担心仓库太冷)。我有意把饲料与水各放纸箱的一端,好引动它们吃东西渴水要分开两边跑动,增加运动量。

  有一次,我照常搬纸箱去房子外面的草地上晒,帮小鸡们换水加饲料,但那次我忘了弄完要马上盖回网就走回室内做自已的事,突然听到那群小鸡发生不同寻常的大声惨叫,我心感不妙,冲了出去,只见几只乌鸦从纸箱飞出,其中一只还抓着一只小鸡,我大叫追赶,但它们已经抓了我一只鸡逃了,气得我原地顿足。

  从此我很留意换水加食后及时盖网,但我低估了那些可恶的乌鸦对我的小鸡们是何等的垂涎,竟然趁我们不注意,在纸箱的一个角落挖了一个洞抓小鸡,父亲当时在菜园,他看到有一只乌鸦抓着一只小鸡飞过,连忙赶到纸箱那边看,只见纸箱一角有一个洞,刚好足够一只小鸡出入,洞口附近血迹斑斑。

  我们一看,那只小公鸡还在,两次乌鸦袭击,它都躲过一劫,它还真命大,可惜被抓走的又是母的。我们商量再这样下去,我们养再多鸡都不够那些杀千刀的死乌鸦吃,一定要先放在仓库了。

IMG_4482.JPG


  我们有两个仓库,一新一旧,还有一个储物室与一个大棚与一个小棚。我们清扫一下新的那个仓库,用木板临时围住其中一个空间,把它们放在那个空间里。除了在放入仓库之前,又有一只小母鸡不知道搞什么,莫名其妙地溺死在水瓶的水里,幸好幸存下来的其他小鸡们被藏在仓库安全地过渡了危险的幼年期。

  那个空间靠近仓库的一个玻璃落地门,白昼有阳光透入,那些小鸡们很喜欢白天聚在阳光处享受阳光浴。它们当时只剩17只了,原本21只,一只公鸡,二十只母鸡,但一只在到家的首日死了,一只溺死在水瓶的水槽里,另外两只被乌鸦吃了,一共死了四只。

  慢慢地,到了二十天左右,它们的毛开始不再纯粹是奶黄奶白的绒毛了,开始有一条一条的那种羽毛,基本是黄色之中添了棕色,颜色分布不一,样子开始有辨识度了。它们也会认人了,尤其是认水鞋。

  每当我早午晚定时穿黑色水鞋走入那个仓库空间时,它们都一窝蜂地拥在我的脚下四周围绕着,好奇地用嘴啄着我的水鞋,我走到哪就跟到哪,围着我转,我想可能它们没有手不能摸,就用嘴啄来作为对好奇事物的触感。有些胆大的更是站了在我的鞋面上。

  它们的胃口也随着成长渐渐增加,很快就吃完饲料瓶内的饲料,个头也抽长了一些。我想等它们长大后定时放养,让它们吃外面的草,所以我不时地拨草拨蒲公英给它们吃。它们从小到大都特别爱吃蒲公英。

  到了一个月大时,那些小鸡们个头更大一些,母鸡身上的羽毛也以棕色为主了,公鸡的毛显得更白了,在它们之中十分明显,有点小帅哥的架势了,无论公母,它们时不时地拍拍翅膀好像想飞,我考虑到鸡像鸟一样喜欢站在枝架上待在高处的特性,刚好之前我家海运家具时,那些运家具的包装木箱可以派上用场了。

IMG_4743.JPG

  我们把木箱外围的架与木板分开,我把架子搬入仓库里,小鸡们果然会用那个木架,有事没事都跳上去站着或蹲着,居高临下地看周围与同伴们,好不快活。它们还是很喜欢站在我的水鞋鞋面上,跟之前比大了一些,但还啄不到膝盖。

  一个月零十天左右,它们明显更肥嘟嘟了。两个月多一点时,已经开始有成鸡的模样了,我想这时候,它们的体积已经不用怕乌鸦了。我们增加了一个大型的饮水瓶与一个大型的饲料瓶,以免它们不够分食,但它们还是比较偏爱用小时候就用惯的饮水瓶与饲料瓶。

  新仓库的阳光不太够,本来这个仓库就不是用来养动物的,而是用来放东西的,当时它们太幼小,我才需要找密封的空间保护它们安全过渡,现在它们大了,也应该是时候搬家了。

  我们选了大棚的一角改装成鸡舍做它们的新家,搬鸡那天,它们先是吓蒙了,缓过来后,开始好奇地四周观察,发觉这个鸡舍比原来那个光亮干净透气,只是比原来住的仓库空间小了一点,它们也渐渐欢喜起来,放心地吃着饲料,喝着水瓶里的水,新鸡舍距离农场内的其中一条小溪特别近,我直接到小溪处换新鲜山泉给鸡喝。

  搬入鸡舍正值七月,农场迎来了夏天,夏天正是蓝莓的成熟季,我们开始采收蓝莓,但采摘的过程中难免会有蓝莓掉在地上,大颗完好的,我们依然会捡起,但破损或不是太成熟的我们觉得不要浪费捡来给鸡吃好了,果然那些鸡爱吃蓝莓。

  七月的野生黑莓在农场遍地随手可摘,黑莓总是粗生粗养于路边与水沟边,多不胜数。母亲喜食黑莓,我有时摘一些给她,顺便给鸡吃一些。能吃上天然的蓝莓与黑莓,可把那些鸡乐坏了,每次有蓝莓或黑莓吃,那些鸡就一拥而上,围着啄食得一干二净。

  我们把鸡吃蓝莓黑莓的照片放上朋友圈,一下子点赞如潮,那些人纷纷说蓝莓鸡就此一家,简直是天下幸福无双鸡,又有说鸡也要会投胎才能遇上好主人,蓝莓黑莓在欧洲与亚洲都是贵的水果,有些人都没吃过,那些鸡倒先尝上了。国内的朋友们垂涎三尺地留言说这些鸡吃蓝莓长大,那些鸡肉一定是矜贵嫩滑好吃,生出来的蛋就是蓝莓蛋了。

  每天一早,我就要起床喂鸡饲料,还给它准备碎玉米做零食,然后拿水瓶到小溪处换上新鲜的山泉溪水给它们喝,鸡也知道哪些水或食物是新鲜的,鸡喝水的方式很可爱,先啄几口,含了一些水在嘴里了,然后仰头让嘴里的水流向喉咙,它们很喜欢山泉,尤其是在夏天炎热,喝水量增加的时候。

  我们吃牌子比较好的白米,而那些牌子比较差一些,价格相对低廉的白米被我们拿来煮给鸡吃,通常这种比较粗劣的白米会参杂在碎玉米与切碎的淘汰瓜里面,三样东西都会被煮熟。鸡很受吃白米,父亲说他以前乡下的鸡只能吃糠而已,能吃上米饭,我家的鸡有够幸运了。

  没办法,加拿大实在是种不到水稻,没水稻也就没糠这种东西了。父亲的同学知道他用白米喂鸡后,大为咋舌道:“你这鸡养得是不计成本的吗?哪有人用米喂鸡的?人都未必个个都吃得上米呢。”

  你们可别说用白米喂鸡浪费,成本大,当地的鸡饲料可不便宜,都是14-16块加币左右,有时候牌子差一点的白米一大袋算下来还比鸡饲料低价呢,而且白米煮熟之后会体积变大,煮一点都可以喂很多的量了,折算下来比鸡饲料还划得来呢。

  我也继续喂进货饲料,因为鸡需要产蛋的热能,这些都含了在饲料里,但我又增加一些副食来提升它们的营养,一来省饲料,二来对鸡的身体好。

  下午三点左右,我会采摘一些蒲公英给母亲煮汤,顺便给采一大把给鸡当作野菜下午茶点吃,它们会吃得一片蒲公英叶子都不剩。晚上六点,我会煮软碎玉米与白米,然后把白米,碎玉米混了饲料给它们做晚餐,饭后还有蓝莓与黑莓做饭后水果。

  有一次,我要吃香椰酥,不小心掉了香椰酥的盒子在地上,香椰酥点心四散,点心屑也如黄粉般洒了一地,我连忙蹲下捡回香椰酥点心,父亲建议那些粉扫成一团给鸡吃。我抱着试试的心态,走入鸡舍,把那堆扫好的点心碎粉倒到鸡吃的盆子里,鸡群如痴似狂地围着那个盆子头也不抬地狂啄那些点心粉末,它们好像闻出是香的,看来鸡是有嗅觉与味觉的,一齐围着盆子围得水泄不通。

  最让它们疯狂的是虫子,我们去了专卖鸡饲料的商店买了一包可以喂小鸟又可以喂鸡的虫子,一洒到盘子里,它们天性中好像知道是可以吃的美食,一拥而上,你推我攘,争着要吃最多的虫子,全部啄得头也不抬。椰香酥碎片,玉米,苹果核与虫子都是它们最爱的零食。

  随着它们成长,它们的脑子里开始清楚意识到我或父亲手中有好东西吃,而且鸡舍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起码比鸡舍精彩。结果演变到后来,每次开门,它们都冲出去玩或围着我,害我要放下食物去捉那些出逃的小家伙,它们还不情不愿地在我手中挣扎,它们长大了,力气也大了,精力充沛又贪玩要要死。

  每次我都要费力费时把这些造反越狱的小顽童们全部捉回去,谁知关上门开始喂时,又有新状况,有些野性大的还跳高啄装食品的盘子,几次都啄到我的手指生痛,甚至有一次还出血了。后来我们学聪明了,开门喂食时,先从门缝里伸入一片木板挡住它们的来势汹汹,然后跨步进去。

  即使是有效地挡住了大部分的鸡,还是有几只胆大的跳到木板边沿上,我要把它们推落回鸡舍,然后带着胶手套进去喂食了,以免被啄伤手指,有时有些心急的母鸡还是啄我,我轻轻推开或踢开它们。

  每一只鸡的性格都不一样,其中一只母鸡特别好奇胆大爱冒险,有一次,我远远地看到它站在打开的窗口处,看着鸡舍外面的风景,瞄到我走近鸡舍,马上跳回鸡舍内装没事。它们能轻易飞到窗口位置了,但它们算是安份,没有趁窗户大开时越狱。这只好奇的母鸡在我准备饲料时还经常跳上窗台,透过网看着我如何倒饲料入器皿里,所以它是第一只知道接下来吃什么的鸡。

  它从小就比其他同伴更好奇,还在纸箱内生活时,还是小鸡苗的它已经跳上饮水器的上方企图看纸箱外的风光了。有时候为免开门被围堵,我懒得开门,直接摘到新鲜蒲公英就往窗户里扔,我站在窗外看着它们围着争吃蒲公英的嫩叶,有时这只母鸡也不顾吃叶子,直接飞上窗台上直接与我面对面的对望着,我一掌把它推回去,它才作罢。

  渐渐地到了八月,我们喜迎第一只鸡蛋,而且是受精蛋,看来公鸡与母鸡都成熟了。我记得第一只土鸡蛋是在2019年的八月17日出生的,透过光线看出一个白点,那是受精蛋的标志。那蛋小小的,像乒乓球般的大小,上面还有血迹,可能是母鸡初次生产,有些受伤了。

  我们是五月初迎接这批小鸡的,到了八月就会生蛋,也就是说它们还未够四个月大就已经能产蛋了,算是早熟了。当我告诉卖鸡饲料的商店我们的鸡不足四个月大就会生蛋,她们也颇为惊讶。

  那天是父亲一早到鸡舍喂鸡,在鸡舍的一角发现的,不知道是哪只母鸡生的。母鸡生完蛋后,会发出不多不多般的叫声,进去鸡舍找找一定会找到鸡蛋。公鸡也开始会晨鸣了,在白天不时啼叫,声音洪亮清远。

  我把那只公鸡的照片放上朋友圈后,人人都赞这只公鸡漂亮,又说白色的公鸡很少见到,简直是白鸡王子。我告诉他们,那只白鸡王子有后宫佳丽十六只,明天还会增加后宫数量,人人都笑说这白鸡王子简直是鸡生赢家,妻妾成群,享尽艳福,住得好吃得好,不用生蛋又不会被宰。

  这只白鸡王子还有霸总范,护妻之心大到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又偏偏屡次为它的相好撞我,有时我轻轻踢开因为心急吃东西而啄我的母鸡时,公鸡就认为我在欺负它的老婆们,马上挺身而出,跳高撞我的小脚,有时还撞得有点痛,我要踢它时,它却快速闪开,机灵狡滑得很,现在它们开始有战斗力,已经不用怕乌鸦了,如果乌鸦现在进来鸡舍,只有它被吃的份,而不是它吃鸡了。

  有一次我不小心踩到一只母鸡的脚,母鸡抱怨地痛叫一声,我马上警觉收回脚,白鸡王子马上冲过来又想撞我,我喝一声干嘛,它又停了一下,但又看出不甘心不服气的样子,大有一种质问我是不是在欺负它老婆的概念,这只臭公鸡后来也学精了,知道正面冲撞我会被踢飞,就从我后面偷袭我,这货简直是战斗鸡。

  到了八月十八日,也就是有了初生蛋的第二天,第二只鸡蛋也出现了,颜色比起之前带血的初生蛋更显红润,到了八月十九日,也就是第三天,第三只鸡蛋也面世了,我们的欢喜之情可想而知,顿觉之前没白费我们费心建鸡舍,以及精心喂养了。

  母亲说吃初生蛋会聪明些,就打开初生蛋要做水蒸蛋给我们吃,谁知一打开初生蛋,就见两个蛋黄,初生蛋居然有双蛋黄呀!一只不足四个月大的早熟母鸡生出了双黄初生蛋,我们啧啧称奇,赞叹那蛋黄色泽是漂亮的金黄色。

  母亲把那三只鸡蛋都打开,发现两只鸡蛋是双黄的,只有一只鸡蛋是单黄的,那些蛋个头不大,但居然能藏了双黄。水蒸蛋出炉时,我们尝了一口,那种香滑是外面超市的蛋不能与之相比的,毕竟我们给的食物与众不同,鸡蛋里含了山泉,蓝莓,黑莓,蒲公英之类的成分,它们的活动空间也足。

  但看得出那群充满活力的鸡开始不满足于这个鸡舍的空间,老透过窗户与网看到周围空旷广阔,它们早就跃跃欲试想出去玩了。有一次,一只母鸡成功越狱,当时也没有留意到它出逃,直到喂食时,看到它围着鸡舍团团跑,好像想重新钻入鸡舍,才重新捉它进去。

Eggs.jpg

  鸡蛋一天一天地增多,进入秋冬,鸡会减产,但现在我们平均每天会捡到十一至十五只鸡蛋,也就是说十六只母鸡里有十五只鸡已经生蛋了,只剩一只还没有生。鸡蛋的尺寸也从之前小如乒乓球,慢慢变成蛋身硕大,有些连超市也少有那么大的鸡蛋,颜色还棕里透红,外壳坚硬,不容易打破,这证明了鸡的身体钙是充足的,虽然只养了十七只鸡,只有十六只是母鸡,但至今年秋冬,我们已经收获了五百多只蛋了。

  我们虽然用了大量的其他天然食物喂鸡,这样省了不少饲料费,但我们依然坚持买饲料,在天然食品中加入鸡饲料,因为到了它们这个阶段又另外有专门助鸡下蛋的饲料要吃,可能是因为吃了那些饲料,鸡蛋壳特别坚硬,也因为菜谱丰富,营养充足,鸡蛋外壳色泽与蛋黄色泽都很漂亮。

  我之前在网上看过想要鸡蛋的蛋黄更黄一些,要喂鸡吃多点玉米或南瓜,现在我们毫不吝啬地让鸡群吃了大量玉米碎,还煮熟了喂它们,迟些十月南瓜成熟,我会下田收割一些南瓜煮熟垛碎给鸡吃。

  今年冬天,一次我在清理鸡舍时,爸爸提议试试暂时放牧一下,反正它们不会走远,晚上会自动回窝睡觉的,我半信半疑,害怕它们逃跑,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抱着尝试的心态打开鸡舍的门了。

  那群平时在鸡舍无聊起来破坏力超强,连下蛋纸箱都要弄烂,饮食器皿通通踢翻的战斗鸡们每次在我开门的时候,都要争先恐后堵塞门口,企图越狱,现在中门大开让它们自由出去了,它们好像不敢置信一般,战战兢兢地在门口慢慢移动,走出门口几步不远,爸爸开着铲草车经过铲草,它们又吓得连忙集体跑回鸡舍。

  铲草车离开了,它们才又探头探脑,心惊胆战地慢慢走出来,先是在鸡舍外的大棚内踩踩我一早准备好用替换的干草堆,踩得高兴了,就在放满杂物的大棚内探险,慢慢的胆子大了起来就在大棚边上的紫藤花架下用爪子扒拉之前没空处理的枯叶,然后又跑到仓库附近的园艺区啄刚割下的长草,吃草芯,又跑回围着鸡舍附近的草地边上吃草吃野菜,又吃又玩,开始玩疯了。

  以往我在鸡舍里打扫都会被那群鸡跟着围着,死缠烂打,让我不胜其烦,如今它们大部分都在外面玩得不亦乐乎,我的清理容易了许多,但鸡舍内还是固定有三只母鸡不肯离开鸡舍,我对它们说:“你们的小伙伴们都出去玩了,你们怎么还待在那儿?出去玩呀。”我还故意用扫帚赶它们出去,它们却宁愿在鸡舍内乱跑躲我,尖叫连连都不夺门而出。

  在外面玩的公鸡听到那三只母鸡的叫声,又以为我在故意欺负它的老婆们,又马上气势冲冲地跑进来还想撞我,我用扫帚扫它,它还跳起来撞扫帚,把扫帚的把柄都撞掉了,好家伙,力气还大了,我也有点上火了,用扫帚的棍子把这只鸡中韦小宝与它的三只宅女老婆一起赶了出鸡舍,它们落荒而逃,它们前脚一飞出鸡舍,我就后脚关上鸡舍的门,开始清理。

  清理得差不多了,我打开鸡舍的门一看,那群鸡已经分两批在鸡舍附近游荡从容了,吃草抓虫子,拨开落叶找猎物,探索新空间,但基本不会离鸡舍太远,我得意地想,它们被我们饲养过,离不开我们了。

  其中一只母鸡跑入鸡舍对着角落焦急的叫唤,那个位置曾经摆放着下蛋的纸箱,我轻轻问道:“鸡鸡,你想生蛋了吗?”便从外面拿进来一个新纸箱,上面铺了新的干草,它果然立即跳上去,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去。

  我重新放架子入鸡舍,它生它的蛋,我继续做我的事,但我放轻了手脚,尽量减轻音量,它坐在窝里一会儿,真的生了一只个头不小的蛋,生完之后发出母鸡生蛋后特有的叫声,然后自己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与其他同伴们玩耍了。

  我把那只还是热呼呼的新鲜鸡蛋捧了回家,回到鸡舍,只见之前那三只宅女母鸡又率先回鸡舍了,还分别跳上收拾污物的大胶桶的两边,我怀疑它们故意一只站一边来平等那个桶不至于一边倒的。

  到了晚饭时分,我彻底处理好鸡舍了,我先回房子做饭,那些鸡还在外面享用剩余的黄昏,爸爸把它们的饮食放在草地上,后来才慢慢移入鸡舍,天黑了下来了,我做好饭了,我出门叫爸爸回家吃饭,他回家后,我问他:“那些鸡全部回鸡舍了吗?你要抓它们吗?”

  他说:“我不用抓它们呀,天一黑,它们就自动全部回到鸡舍里的架子上睡觉了,我数过了,一只都不少,我早说它们习惯睡觉的老地方是不会变的。”我总算放下心来,确定鸡舍的门关上了,便开始用膳了。

  说起来,一点一点地把那群鸡从脆弱的小鸡一直养成强壮生猛的大肥鸡,还挺有成就感的。因为这批鸡是由我亲手养大的,我或多或少对它们产生一些感情,与其说它们是家禽,倒也多几分宠物的感觉,一想到以后它们老了要卖它们就有点不舍得。

  我们打算明年春夏就用铁丝网围了鸡舍附近的草地与小溪,让那群鸡做完全放养的走地鸡,让它们自已在外面吃草吃虫子,渴了就自已喝小溪里的清凉山泉,我们还省工,不用经常帮它们换水呢。

  我们现在不但不用买鸡蛋,还把多出来的卖给邻居好友,大家争相订购,根本是供不应求,因为现在的鸡群不算多,蛋量也不大。

  其中一个种蓝莓的印度邻居一看那些鸡蛋的外壳是健康的褐色就说这是好鸡蛋。一位白人邻居的女儿一看到那些农场鸡蛋就知道是好货,当时我手头上只有两盒,她全部买下,还问我还有没有,她说她有许多朋友是喜欢农场鸡蛋的,如果我手头的鸡蛋多了,她愿意帮她的朋友们买鸡蛋。看到自家鸡产的蛋如此受欢迎,我的心里有一种充实的喜悦,有点成就感,马上觉得之前养鸡种种的付出都不枉了。

  我们跟一些餐馆聊过我们有农场土鸡蛋,他们也感兴趣,可惜现在产量还不大。我们想用走地鸡和鸡蛋吸引热爱健康食品的人们来消费,很多华人对农家鸡与农家鸡蛋情有独钟,鸡蛋的销售是不成问题的。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湖南官员太贪玩,与女下属办公室偷情暴毙
2 大陆李嘉诚?重庆百亿级神秘富豪清空大陆资
3 请珍惜自己和中华民族!诸葛高参再劝习近平
4 奥运冠军罗雪娟:中国泳队曾集体服药 孙杨…
5 鼠疫疑扩散中国4省市 医界内部消息不断流出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刚从香港撤回 大陆学生纷纷吐槽:环时报道太
2 香港示威者突然全面撤离大学校园
3 崔永元免于电视认罪 全靠两个人
4 湖南官员太贪玩,与女下属办公室偷情暴毙
5 160多天抗争!大多数港人认为祸根是它
6 大陆李嘉诚?重庆百亿级神秘富豪清空大陆资
7 惊!美国新冷战宣言出笼
8 刘备生前留下三句话 第二句至今被黑道奉为
9 “什么都不懂”的哈佛女孩碾压华裔优等生
10 备而不战 习近平称“不到火候不揭锅”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基督的爱和基督徒的恨 - 阿姆斯 lone-sheph
2 川普粗暴排挤习近平彭丽媛让中 武秦岭
3 杨就是个奶嘴 不合群
4 可怕!比猪瘟更猛,终于来了.. 幸福剧团
5 这是让中共恐惧而束手无策的全 蒋大公子
6 中美贸易战:12月15号会不会再 阿妞不牛
7  希特勒定律为什么能够成功在 蒋大公子
8 发小同学会(上) 玉米穗
9 “一个骗子让十几亿傻子齐舞” 蒋大公子
10 香港局势与《一美元拍卖陷阱》 特有理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中国平均寿命增加是毛泽东阶跃 香椿树1
2 在香港暴力犯罪的是中共---驳西 相食
3 真不是吹滴:驻港解放军正式出 我叫小龙鱼
4 民主制度下的选民多数很愚蠢 白草
5 权贵为啥羡慕美国:七千万保释 香椿树1
6 德国之声的塞巴斯蒂安是何许人 sparker
7 他们终于开了第一枪 xpt
8 现在的香港更像1992年的洛杉矶 随意生活
9 香港六四,美国国旗取代自由女 木秀于林
10 港青少年正用血与泪唤醒世人/舌 一草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