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留学移民 > 正文  
美国到处洋武馆
www.creaders.net | 2021-10-26 11:33:53  万维读者网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网友周傥来稿:以前没来美国的时候,看李小龙和少林僧人之类的功夫片,里面常有一群黑白洋人,或者穿着中式对襟褂子灯笼裤,在纽约唐人街的中国人武馆里打拳习武,或者千里迢迢跑到中国荒山野岭的古寺,剃光了头做和尚,吃糠咽菜的练功学艺。电影中的这些洋人,一板一眼、一招一式齐刷刷的伸胳膊踢腿,嘴里“嘿”“嗨”有声,让我觉得就像他们说的汉语一样怪模怪样、傻里傻气,笨笨的好笑,心想这些人即便在多元文化的美国也一定属于另类。

2019年春节期间,我带着3岁多的宝宝去迈阿密玩;好像就是在大年三十晚上,我们在市中心巨大的Brickell City Center二楼一个蓬顶红盏、篝火熊熊的餐厅吃完饭,步行沿着迈阿密河溜达着返回酒店。美国市中心一到入夜就灯火阑珊、俱寂萧瑟、“门前冷落鞍马稀”,大街上闭门歇户,人迹寥寥。走着走着,在“风不定、人初静”的路上我们居然经过了一间灯火通明的商铺。从商铺落地窗户看进去,屋间不大,里面二十几个穿着像唐装一样黑色衣裤的各色妙龄女郎,正三三两两、手脚并用,做着擒拿踢打之类的动作;几个男的该是教练,走来走去巡视纠正,不时拉过一个女孩,伸出手从后往前做劫道抢钱的恶人用刀抹颈割喉状给众人演示。我看出这是一个女子防身术之类的班,于是站住一边津津有味的看,一边比划给宝宝解释。宝宝看的听的高兴,兴高采烈的模仿起来。不一会儿,屋里一个女孩隔着玻璃望见了的宝宝,惊奇的回头招呼大家看;结果里面也不练了,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外面手舞足蹈的宝宝身上,嘻嘻哈哈笑作一团,连教练都乐不可支。

展眼今年宝宝就到了六岁,最开心的岁月已然过去,人生残酷的大幕徐徐拉开,而登台的第一场就是上宝宝无数次苦恼的问“我为什么要上”的形形色色的校外班。因为“人生有涯,而校外班无涯”,所以我也像中美所有家长一样,按照自己人生的经验、追求、欠缺和遗憾以及对孩子的期望与设计而基本不考虑她本人兴致的费心选着校外班种类。我自忖秉有西方传统教育思想和中国最新教育理念,特别看重“素质教育”。我相信智力是生而有之、受命于天的:我七岁大字不识一个,十三岁就去考大学——自然是没考上——,十四岁开始没日没夜投身民主墙运动,代价就是初二全部挂科;后来民主墙被取缔,我将以有为,闭门深山,潜伏加潜心读了几年书,后来念了北大的本科和研究生。我姐姐认字时间该和我差不多,因为她对民主运动无感,所以北医、哥大、耶鲁一路开挂。当然,我们从小是生活在北京这种城市,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说服力欠乏;但我认识好几个据称学科水平是世界级的中国两院院士,这些人都是泥腿子中的泥腿子出身,家里几代人名字都不会写,哪有什么“大脑早期开发”?所以宝宝的智育我既不担心、也不刻意。可是,素质却一定是后天从小培养成的。所以,我把宝宝的课外班一概选成网球、高尔夫、马术、绘画、爵士舞、芭蕾舞、踢踏舞之类。其间,我本着“打架要从娃娃抓起”的信念,考虑到了练功习武。于是我在谷歌上搜索“武术学校”,好家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倏的一下子出来了数不清的内容:我大略估算了一下,二十万人的小城市,足足有三十几家——在北京,可绝对找不到这么多家“武馆”。

姐姐对我的决定不以为然,说:“宝宝太小了吧?能学会吗?而且没四两重,小猫小狗都打不过,学会了又管什么用呀?”我凭着自己通读了全套金庸小说的理论功底,循循善诱的讲道:“中国古代学武最讲究童子功,小孩子虽然力气不行,但基础和底子打好了,将来会突飞猛进;更重要的,要从小培养她打的意识、打的反应、打的胆量。”

照着谷歌上这些“武术学校”的地址,我花了几天时间跑了一大圈做比较选择的实地考察,才知道它们虽然用中文统称为“武术”,但具体的名称类别五花八门、琳琅满目,有的我根本闻所未闻。归纳起来,大类的有这么几种:Martial Arts (武术)、Karate(空手道)、TaekwonDo(跆拳道)、Judo(柔道)、Aikido(合气道)、Hapkido(韩国合气道)、Kobudo(古武道)、Chinese kung fu(中国功夫)。不过它们名字尽管千奇百怪、标新立异,但无一不是来自东方:你想找一家美国自产自销、本地特色、原汁原味的,比如拳击馆,基本没有!

东方固然东方,武馆还是武馆,只是现在美国的华人除了开饭馆的,大多都去搞IT搞金融了,因此开东方武馆的再也看不到一个黄面孔,一水儿的纯种白人老外,于是我在心里暗自称它们“洋武馆”。

就这样,每一种类的“洋武馆”我都看了两、三家。看来看去,从教的招式动作到师生的装扮服饰,我最后愣没看出任何区别:一律都是站桩马步拳脚和粗布宽衫肥裤。可能因为自己是个武盲,我觉着全是中国国产功夫的,老外一会叫它 “空手道”,一会叫它“跆拳道”,一会又干脆莫名其妙的称它为“合气道”、“古武道”,就是绝少把它叫做“中国武术”(Chinese Martial)或者“中国功夫”(Chinese kung fu)——这让我知道了和以往想象的不一样,中国功夫在美国远不如空手道、跆拳道之类的受宠——;但我更相信,其实老外自己也分不清楚它们相互的异同,仅仅是凭着偏好和想象乱叫。以前胡适说中国人是“差不多”先生,看来同属一种,人性的缺点大家彼此彼此,美国人也差不多呀!倒是有一家武馆,起的名字我感觉最老实、准确和贴切:“Mixed Martial”——混合武术。既然我实在区别不出不同和好坏,就问宝宝喜欢哪个?对新鲜的玩的东西永远无条件接受的宝宝回答:“哪个都喜欢”。听了这说了等于没说的话,我只好选了一家馆主最威风、管事最热情、女老师最漂亮的,把名报了。

我选的这家是空手道馆,面积大概三百平米,有过厅、办公室、教师换衣间、饮水间、卫生间和学习场地。学习场地或“演武大厅”很简陋,周边靠墙竖着橡皮人、皮桩、吊桩之类装备,堆着一些地垫、软挡板、薄木板、软棍、假武士刀等学习用品。有趣的是墙上,装饰的五颜六色:这边是韩国版太极图,那边是日本“松、竹、梅”绘画,再那边一溜挂着四幅分别写着“静”、“精气神”、“空手道”、“跆拳道”等彼此八竿子打不着字的难看的中国书法——显然是一个人一口气写下来的,而且是求字的不知所该求、写字的也懒得动脑子随手敷衍出的——;另外还有几面旗子:美国国旗、韩国国旗,和后来别人偶然告诉我我才知道的菲律宾国旗。感觉是只要找得到的有东方元素或和东方沾点边儿的东西,不管协调不协调、搭配不搭配、有关系没关系,老外拿过来如获至宝的直接就往墙上挂——也亏得我住的这个南方小城里东方风格的饰物少得可怜。

空手道馆一年的学费是1587美元,报名时先交399美元,然后每个月一号再交99美元——好笑的是,美国各种实物和服务价格百分之九十都带个九:九百九十九、九十九、九块九、九毛九,好让你愚蠢的视觉感到少了一个数量级——。美国的缴费方式和中国大不相同:房屋保险也好,小孩学费也好,其他好多种费用也好,都可以分期交,以方便没有能力一次交齐的家庭,颇有人性化。分期交没有上浮,一次交也没有优惠。缴费可以用现金、个人支票、信用卡;如果用信用卡缴费,除了商店、餐厅——当然也包括我这家空手道学校——等流水大的纯服务性企业,很多地方还要另扣手续费,这点让从中国刚来的人很不习惯。分期交也不用月月刷卡,只要签了协议,把信用卡号给他们——在美国刷信用卡都不需要密码——,到了每月一号就准时扣款:当然这也符合特殊国情,要在中国如此,大概率一次给你刷干净了他就扔下店跑路了。中国人总吹自己的移动支付和信息化服务世界领先,我觉得实在是坐井观天、言过其实,我就在老挝琅勃拉邦首府那么个鸟不拉屎的小镇上一个宾馆前台,看到无数个手机付款的扫码,都是我见所未见的,偏偏没有支付宝和微信:这说明即便这么落后的国家,自己开发的或者可选择的移动支付系统也多的是。美国更不用说了,移动支付到处可以,只不过人们未必喜欢用罢了。我总的感觉,美国是传统和现代长期共存,方便人们多元选择:银行存款那怕只有十块钱,每个月也给你寄一封纸质对账单,除非你特地声明只要电子的,否则银行绝不怕麻烦;其他诸如挂号看病、打疫苗、核酸检测等等,从预约、登记到反复通知、提醒,信息化程度远远超过中国。

空手道馆周一至周四下午四点到九点、周六上午九点到十二点营业;平常每天有五场课、周六有三场课,课程从儿童初级班(Beginner-kids)、小龙班(Lil’Dragons)到普通班(Karate)、普通成人班((Karate-Adult)都有。只要交了一年学费,一周来几天、每天上几场课都悉听尊便。选课之前,我老老实实的请教洋馆主:“我宝宝还有好多别的校外班要上,那些课时间都是固定的。所以Beginner-kids的时间要是她正好没空,怎么办呀?” 老外馆主认真的对我说:“不用这么认真,上哪个班都行——赶上哪个是哪个。”

对专业人士这么不专业的回答,我将信将疑的想:“这,行吗?”

直到上了第一场课我才知道:这,真行——因为这可不是武侠小说里的练功习武。你还真以为你孩子是幼年的张无忌、小龙女哪?

宝宝上的第一场是普通班的课。我们进去的时候,其他学生已经到齐,开始上课了。我一看,好家伙,足足有三、四十人,高矮胖瘦、气势庞大:有四、五个中年男人,八、九个青年男女,其他都是身材不一的Teenagers,最矮的也比本来身高就低于同龄美国孩子的宝宝高了大半个脑袋。我看着这架势,犹豫着宝宝合适不合适上这场课。老师看见了,热情地招呼宝宝赶快进来,拉着她站在了第一排的正中间。宝宝兴奋而且毫不认生,虽然以前只认识Karate这个词从未见过实物,但一插进队伍里就立即挥着袖子掩住手的胳膊、伸着裤子拖着地的腿,模仿着老师,稚嫩、生疏、不协调的一拳一脚踢打起来。一个战斗方队里高高矮矮、落差巨大;尤其是两个满脸络腮胡子、像“基地组织恐怖份子”一样的彪形大汉旁边站着个小不点,格外醒目的好似格列佛和小人国,又像狮子老虎猴子狗的队列里偶然闯进去了一只松鼠。两个大汉一脸严肃,似乎一点没觉得滑稽;一旁坐着的家长们看着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Picture1.png

“基地组织恐怖份子”一样的彪形大汉旁边站着个小不点,好似格列佛和小人国。

Picture2.png

一个“恐怖份子”用武士刀和小不点对打,另一个“恐怖份子”一脸严肃的认真训练。

第一场课上完,已经到了六点,天色变得薄暮冥冥。我们离开的时候,更多不同年龄的人涌进来。刚刚上课期间,馆主教授间隙,不断接电话、发邮件、接待咨询、登记新报名者,让我由衷感叹:不用等到中国制造2025,至少身体本位的武装和战争技术,现在已经是东方人的世纪了。

说来好笑,在国粹是拳击的美国,到处都是学中国式功夫的学校;而在中国武术的老家,反倒远远见不到那么多热爱自己民族瑰宝的同胞。这边是徐晓东用美国拳打的东方各派落花流水,那边是美国人趋之若鹜、追捧膜拜、东方不败。美国人对自己样样世界第一信之不疑,却偏偏在“肢体冲撞”技术方面毫无自信;拳击实用实战性明明难逢对手,美国人却不信、不学自己的原创,大人小孩一窝蜂迷信东方武术;美国能创造上天入地的本领,偏偏就发明不出一种既能防身又能挣钱的技巧,只好借钟馗打鬼、用东方招牌敛财保命。以前我以为痴迷中国式功夫的洋人都是本国的异类,看来大错特错,他们才是社会主流呢。不过好笑归好笑,但美国人无论老幼、贤与不肖,咸热衷东方功夫,倒也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或因治安太差、或是人傻好骗、或是重视素质教育、或因外来和尚好念经、或是东方功夫花架子着实好看唬人,不一而足。

宝宝上的第二场课,正好赶上Beginner-kids——儿童初级班;这个班人数倒不多,只有五、六个人。这会儿我才发现,宝宝远不是学校里年龄最小的:有个金发洋娃娃,看来也就三岁左右,还没发育的能稍长时间稳定身体并把本人固定在一个位置上,一直在原地摇摇晃晃、转来转去;老师做动作,她愣愣地瞪着老师,不知道该干什么;于是老师示意她跟着做,她照着样子伸了一下胳膊,结果把自己带的一个趔趄;她又照着样子踢了一下腿,这次把自己带的转了一圈后摔了个跟头。女娃娃爬起来,扭头去看她妈,看见妈妈和其他人一起被她逗的哈哈笑,高兴的自己也笑起来。

Picture3.jpg

洋娃娃照着老师的样子踢了一下腿,这次把自己带的转了一圈后摔了个跟头。

宝宝的第三场课,恰好又与前两场不同,是小龙班(Lil’Dragons)的。这大概属于最难教的一个班:普通班学生大了,明白学习的目的和意义,自觉努力,知道“锻炼身体、保卫祖国”的道理,懂得要为美利坚崛起而习武;Beginner-kids班的学生太小,除了傻呼呼和跌跌撞撞,既不明白为何而学,也还没学会调皮捣蛋;而Lil’Dragons班的小孩正是多动症发作、追跑打闹一刻闲不下来的年纪。上课时,站着的时候尽管东张西望别的还好,一旦让他们坐下了,这些小孩有仰面朝天躺着的,有就地翻跟头的,有满地爬的,有滚来滚去的,有玩脚的吃手的。美国老师又因材施教,常常表现的滑稽诙谐,结果学生们动不动就笑作一团、经久不息。我们城市多产蜥蜴,中国人看着心里膈应,美国小孩可是最爱;有次上课时一只蜥蜴从门缝爬进来,在小孩们脚底下窜来窜去;庞然大块的胖馆主趴在地下抓呀抓呀,抓了又跑掉,怎么也抓不住,嘴里还念念有词的逗着笑;小孩们像遇见平生最大的趣事,躺在地上手舞足蹈,乐的前仰后合、满场爆笑,比上课可开心多了。家长们看着也高兴,一准把这当别样游乐园了。

Picture4.jpg

Beginner-kids班上课的时候,小孩有仰面朝天躺着的、就地翻跟头的、满地乱滚乱爬的。

Picture5.png

这边老师在上课辅导,那边小孩在玩脚、吃手。

Picture6.jpg

一只蜥蜴上课间爬进武馆练功场,在小孩们脚底下窜来窜去;庞然大块的馆主弯腰去抓,怎么也抓不住。

Picture7.jpg

看着馆主抓蜥蜴的样子,小孩们高兴的躺在地上手舞足蹈,乐的前仰后合。

这家空手道馆里,老师都穿黑色道服、系深色腰带。馆主也兼任老师,应该属于馆里段位最高的高手,是Master——大师级。他给我指着墙上挂的一排排照片,讲这是他什么时候参加什么比赛、那是他什么时候获什么奖、这又是他什么时候和哪个大师在一起。照片上的他从英俊精壮一点点变得苍老臃肿,让人油然而生岁月无情、时光残酷的感受。另外有三、四个男老师,五、六个女老师,有的是专职,有的是兼职;因为我们去的时间不固定,所以时而看见这几个、时而看见那几个。男老师形象彼此差不多,都是壮实精干、络腮胡子,一看而知是个打手。女老师则差异极大:有的高大肥胖、粗犷随意,身上四处纹着身,像孙二娘一样豪迈又让人望而生畏;有的娇小瘦弱,打拳软绵绵的有气无力,像大病初愈,腰背都直不起来,不知道怎么拿的深带,我简直怀疑能不能打过我;有的身材匀称、青春勃发、朝气蓬勃。前面我说的最漂亮的女老师叫麦当娜,年轻靓丽、开朗活泼,声音像大多美国女孩一样低沉圆润悦耳,和谁都热烈的聊天,看见什么都要笑,有时候上着上着课自言自语的就忍不住笑起来。宝宝后来喜欢她的不得了,一下课就猴在她的身上。这一个月麦当娜忽然不见了,我问馆主;馆主说她十一岁学的空手道,现在是在另一个城市的大学读分子生物学专业研究生,疫情期间学校上网课,她就到这来当老师;这学期恢复面授,她又回去上学了——我心想中国大学疫情停课,学生们连门都不敢不能跨出一步;美国大学学生们却乘机出去打工,感染的机会比在学校还多——。相反,那个整天有气无力、大病初愈的女老师,留着美国人少有的怪怪短发,人也怪怪的,虽然手、脚白皙玲珑,但让人很不喜欢:几个月从来没摘过口罩,不但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而且连个笑模样都没有过——美国女性麻木不仁、冷漠呆滞起来,比中国人还拒人千里的让人不舒服。

学校的规矩,每次上课开始,老师和学生要互相鞠躬致意;致意之后,有时师生全体肃立注目前方,由指定的几个大点的学生分段朗读贴在墙正面的“祖师爷遗训”或者“本道守则”一类的东西,这显然也是东方的习俗传承。课结束时,老师带着全体学生高声齐念:“Yes Sir,Yes Mom;No Sir,No Mom!”然后,老师和学生再次互相鞠躬致意,并一起向所有其他方向站着的老师鞠躬致意。鞠躬致意时要双膝微弯,双拳提到两胯处,口称:“INCHI”。“INCHI”怎么拼写,我始终没闹清楚,估计是个敬语,而且所有人走入和走出训练场地的分界时,都要双膝微弯、双拳提到两胯处、口称:“INCHI”,女性和小孩子做的时候,十分可爱,每次看了我都笑。这些规矩,倒是东方功夫的风范,目的是养成行为规则的遵守——不过遇到小龙班和初学班的学生,这些苦心也就付之东流了。

Picture8.jpg

     上课前师生肃立注目前方,由指定的大学生朗读“祖师爷遗训”或者“本道守则”。

Picture9.jpg

课堂开始和结束,师生相对鞠躬致意,双拳提到两胯处,口称:“INCHI”。

上课最丰富多彩的,自然是普通班。课上或者老师亲自、或者找一个蓝衣蓝带的半大小子,带着大家做预备动作:活动脖子、肩、肘、腰、膝盖、胯、腿、手脚腕等部位,做几个仰卧起坐、俯卧撑、前滚翻什么的——老实说,这几个动作美国孩子真不如我那时的中国小孩,因为国内学校场地小,体育课没干别的,光练仰卧起坐、俯卧撑、前滚翻了——。半大小子带的时候,“恐怖份子”也老老实实跟着。上课时有时一个老师上场,有时五个老师一起上场,看即时上班的老师多少而定。正式课内容有如何出拳、踢腿、击、挡,有时老师做动作学生跟着学,有时两个老师、老师和学生或者两个孩子对打做示范。一般老师和学生对打、或者两个学生对打示范的时候,都找很小的孩:可能是如果大人和大人对打,小孩子会看不懂,所以必须就着孩子。但如此一来,“恐怖份子”也得眼睁睁看着大师和小不点或是两个小不点给自己教学示范。集体教的间隙,老师也经常一对一的给每个学生轮流单独辅导两、三分钟,要是老师不够,就让大孩子代替,时而用软塑料做的武士刀、时而用拳脚和学生作势对打,或者用软挡板、薄木板让学生踢打。普通班因为人最多,年龄又参差不齐,开始的时候像兵营,上着上着就成了戏园子;有时候搞不清怎么弄的,上课的阵势又变成了稀奇古怪式的。

Picture10.jpg

前滚翻什么的预备动作,做着做着,就做成了这样。

Picture11.jpg

集体踢腿的动作,照片里看上去倒是虎虎生威。

Picture12.jpg

“恐怖份子”也得眼睁睁看着大师和小不点给自己做教学示范。

Picture13.jpg

老师指导学生做分解动作。

Picture14.jpg

老师一对一给每个学生轮流单独辅导,用拳脚和学生作势对打,

Picture15.jpg

老师让学生脚踢薄木板。

Picture16.jpg

有的时候老师多的人满为患。

Picture17.jpg

课堂有时候像兵营,有时候像戏园子。

Picture18.jpg

有时候搞不清怎么弄的,上课的阵势就变成了稀奇古怪式的。

Picture19.jpg

有时候搞不清怎么弄的,上课的阵势就变成了稀奇古怪式的。

儿童初级班都是小不点,小龙班也同样,普通成人班都是成人,所以初学的成人和高级的儿童——当然也包括我宝宝这种连儿童初级班都不上的初学儿童——只能统统混在一起上普通班里。这样普通班里不但身高体重气力落差巨大,而且什么颜色的腰带都有。我看着心里直犯嘀咕:这么没规范没系统的,对小孩好糊弄,对大人怎么交待呀?后来我才发现,这种普通班如果实在不能一起练的时候,就临时粗粗分成几拨;只有一个场地没关系,各凑一堆,由不同老师分别教,最多的时候凑过五堆:有一堆八个的、一堆二十的,也有一堆一个的,于是这边是“恐怖份子”虎虎生风,那边是一群雏鸡叽叽喳喳。万一老师不够,就轮着教:这堆先学,那堆歇着。

Picture20.png

            普通班里不但身高体重气力落差巨大,而且什么颜色的腰带都有。

Picture21.jpg

普通班实在不能一起练,就临时分成几拨,在一个场地里分堆由不同老师分别教。

Picture22.jpg

分拨后,人数最多的一堆。

除了分解动作和双人招式,每场课学生们都要跟着老师打一套中国拳。我想老外一定是看多了武打电影,中了中国功夫的毒、上了中国功夫的当,以为拳法是武术的基本功,而且威风凛凛、花样繁复,更有喊声助威,看了让人叹为观止。和中国拳法相比,美国拳击那副丑样子,可丢死人了;老外于是全盘照搬,连“嘿、嗨”都不折不扣的模仿。老外哪里知道,这整套的拳,等到临场对阵,要么忘得精光,要么一招打出之后,就不会有机会打第二招了。每次看打套拳,是我最忍俊不禁的时候,千奇百怪、形态迭出,五十个人有五十种打法。男的还说的过去,女的好像天生就不适合打拳,样子真不好看:屈腿、蹲档、弯腰、驼背,想想就知道会是副什么样子。中国拳法虽然不堪实战,但在静态下可以训练击打的稳、准、狠,但让女孩一打,连这点效用也化为无形了:她们不是像跳太空舞,就是像做课间操,胳膊既似千斤重又如四两轻,打出去弯弯的、低低的、软软的、轻轻的、绵绵的、懒懒的,这种打情骂俏式的棉花拳,绝对能把敌人打成情人。不过,虽然妇女儿童,虽然有气无力,虽然棉花拳,但因为人多行动一致,又穿了兜风的宽袖衣服,居然每个招式打出的时候真能发出呼呼的声音,酷似武打片里练拳时的配音,闭着眼睛听着也煞是威风。

Picture23.png

女孩棉花拳打的弯弯的、低低的、软软的、轻轻的、懒懒的。

Picture24.png

女孩打整套拳,像跳太空舞,又像做课间操,胳膊既似千斤重又如四两轻。

Picture25.jpg

虽然棉花拳,但因为人多行动一致,又穿了兜风的宽袖衣服,居然每个招式打出的时候真能发出呼呼的声音,酷似武打片里练拳时的配音,闭着眼睛听了也煞是威风。

空手道馆里老师和成年学生虽然都是白人,但黑人却将近占了孩子的一小半,另外因为城市临近南美,所以还有不少拉美裔的。亚洲人除两个韩国裔的,只有宝宝一个华裔。黑人父母送孩子来学武打的多,和他们天生喜动、有运动才能有关。黑白女孩子相似,男孩风格还真是不同:相对说白人孩子认真、稳重、专注、一本正经,显得超过年龄的成熟,看着乏味;黑人孩子则过于活跃,做鬼脸、扮丑态、抓耳挠腮、动来动去、东张西望、摇头晃脑,少有注意力集中和安静时候,再加上高低胖瘦,极为有趣。

Picture26.jpg

宝宝学了四个月多一点时,学校发来邮件,说给她安排了“Testing”——水平测试,按中国叫法就是“考级”;当然,需要先交45美元测试考级费。最初我想,小孩子学学没问题,考级意义实在不大:你出去见了人说:“我小孩是空手道五级”,谁认呀?即便有人认,又有什么用呀?真有坏人看到瘦骨嶙峋、风吹就倒的宝宝,会因为知道她是空手道五级就吓跑了吗?没想到我一告诉宝宝测试的事,她却满口乐意,于是我也就随她高兴去了。测试之前,我没话找话、多此一举的问馆主:“你觉得她能通过吗?”心里同时念叨:“你可千万别说出‘只要交了钱,保准能通过’来!”老外馆主不傻,说:“你放心,她很聪明,学得很好,一定能!”我又充满疑惑的忍不住请教:“小孩和成人考同一等级,标准一样吗?”老外自豪地说:“标准都是一样的,非常严格。”我心里想:“我身上酸痛甚至痒痒的时候,就让宝宝一边练功顺便打我挠痒痒,我们俩要都考上了八级,怎么可能是一个水平呢?”但随即又恍然大悟的自问自答出声:“不过比赛的时候,一定是按年龄和体重分组的!”馆主赞许地说:“Correct!”测试时候,宝宝做一个个分解动作、和老师模拟拆招,然后打了一套完整的拳。这个大出我意外:宝宝学的一直零零散散、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今天初级班明天成人班,在我没注意的情况下,居然还学有所成,记住了一套拳法!再后,老师找来一个蓝带半大小子,和宝宝装模做样对打了几十招。最后一个项目,是老师双手握着一个薄木板,让宝宝照它踢,踢断了,考试通过。连宝宝自己都不相信,非说木板是假,不管老师怎么证明都说服不了她。别看蓝带以下不发证书,但晋级绶带仪式一点不含糊,有了它也就货有所值了:当场所有学生,包括人高马大的“恐怖份子”,全都肃穆垂手而立,面向前方;学生方阵对面,五个老师左右各两个、中间一个站立一排,请宝宝出列上前;测试老师单腿跪地,给宝宝系上白底黄边的新腰带,然后握手祝贺,全场掌声响起。一个观礼的人高马大的男家长抬头对我说:“Congratulations! ”我忍住笑赶紧回礼:“谢谢谢谢、同喜同喜!”

Picture27.jpg

宝宝学的零零散散、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今天初级班明天成人班的,在我没注意的情况下,居然还学有所成,能打一套完整的拳法。

Picture28.jpg

一个蓝带的半大小子,和宝宝装模做样对打了几十招。

Picture29.jpg

老师双手握着一个薄木板,让宝宝照它踢,踢断了,考试通过。连宝宝自己都不相信,非说木板是假,不管老师怎么证明都说服不了她。

Picture30.jpg

晋级绶带仪式一点不含糊:所有学生肃穆垂手而立,面向前方;学生方阵对面,五个老师左右各两个、中间一个站立一排,请宝宝出列上前。


Picture31.jpg

测试老师单腿跪地,给宝宝系上白底黄边的新腰带。

Picture32.jpg


宝宝系上了白底黄边新腰带,正式晋级空手道十级。老师握手鞠躬祝贺,全场掌声响起。

这些趣事,都是发生在今年Delta肆虐全球,确诊人数从每天六万激增到十六万、死亡人数每天近万时候的“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一抗疫失败国、全球第一疫情扩散国、全球第一疫期动荡国”中当之无愧的疫情最严重州的疫情最严重郡的疫情最严重的城市里。在这里,除了嘴上去不掉的口罩,生活一切照常,社会从容不迫,秩序井井有条,民众理性判断、自主自觉、遵纪守法,疫苗接种、病毒检测便捷、轻松、顺意,政府举重若轻、入情入理、尊重民意,着重于雪中送碳而不是雪上加霜,致力于救死扶伤而不是剥夺人权,不像中国风声鹤唳、鸡犬不宁、胆战心惊、鸡飞狗跳、扰民伤人、疲于奔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死活都不由自主而是政府替你做主。也因此,这个州的州长,赢得共和党内巨大声望,成为除川普之外呼声最高的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如果可能的话,不说别的时候,只要疫情存在一天,我绝对选择生活在美国——蠢货们可别说我舔美,这几个月全中国各地机场成千上万排着几个小时长队争抢着来美国的年轻人们,他们的心理,都和我所见略同呀!

最后这段,属于周作人完了周树人一下,寥寥几笔,来戳穿中国官媒虽然历来一贯如此,但仍然让人读之作呕的无耻下流的谎言。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别刷李云迪了 刚刚宣布的这个事 才超出你的
2 信号显示:大抢劫不远了…
3 与圣经记载惊人相似!最新科学论文揭开这一
4 情迷女星许晴,中国银行行长在“风雅”中堕
5 厉害!《习近平传》内容太敏感,在德国也被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惊曝!金与正发动政变 金正恩被处决 韩国说
2 别刷李云迪了 刚刚宣布的这个事 才超出你的
3 美国核潜舰南海出事,真相浮出水面
4 信号显示:大抢劫不远了…
5 与圣经记载惊人相似!最新科学论文揭开这一
6 情迷女星许晴,中国银行行长在“风雅”中堕
7 实拍加州华人超市物价 有的价格暴涨10倍...
8 房产税落地:上海富豪逃命抛93间房 1天套走
9 一语道破中国楼市真相 众人:这才是真正楼市
10 扇阴风点鬼火,这俩“国师”将给中国带来什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李云迪和郎朗有什么不同? 谢盛友文集
2 李云迪的嫖和贝多芬的嫖和毛泽 xpt
3 习近平和他的民主 施化
4 【原创】长津湖,原来共军的神 1阅人
5 退休的最美妙之处 怡光
6 隔壁邻居自杀了 人参花
7 最柔滑金曲【小粉红之歌】一夜 蒋大公子
8 《林豆豆口述》读后(一) 不平
9 滚,姐不养你! 天婴
10 笑话:假洋鬼子的故事(二) 西木子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疫苗争论背后的逻辑 右撇子
2 [何新]被西方史学隐匿的八百年 白草
3 最柔滑金曲【小粉红之歌】一夜 蒋大公子
4 英雄欧金中 福田自耕
5 嫌疫苗接种率不高,Mu变种拒绝 新歌
6 疫苗无效,所有人迟早都将感染 施化
7 共和国与我家的迁徙 Shanechen
8 围观党和国家一级体育老师入住 Pascal
9 为什么中国历史上革命屡发,战 思芦
10 老姐妹们自澳洲来,不亦乐乎! 体育老师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